《大学教授投资区块链反韭菜切》最近一则新闻引爆了媒体,这是继“比特币崩盘”、“比特币第N次死亡”和“区块链金字塔欺诈”之后,今年公众眼中“区块链”的另一个负面形象。根据这位大学教授的说法,他想做的是进行一项长期的“价值投资”。进入货币圈后不久,他就一个接一个地买了不少币种,损失了超过一半的本金,最终不得不丢脸地离开市场。

据金钥匙小编获悉,许多老韭菜觉得这是正确的加入币圈的方式——一般老韭菜都要给割过几回才能成长,这种经验并不丰富和黯淡。如果大学能开设一门“如何防止科学地切割”的课程,那么币圈里的老韭菜要比刚刚进入战场的老教授博学得多。但是,2018货币圈真的有所谓的价值投资吗?再高点泡沫价格下买入等来的无非是贬值得资产。

为时尚早的价值投资

要回答这个问题,你必须先看看你自己——你为什么要进入这个圈子,你的初衷是投资还是投机,你对街区链的未来有什么看法,或者你真的了解街区链吗?还是“区块链”与股票、原油期货和苹果期货没有根本区别?

2018年以价值的角度投资数字货币就是个笑话!

我们不需要统计数字来得到答案——2018年的货币周期是一个纯粹的投机市场,其中绝大多数人没有在白皮书中做广告那样光荣。这个圈子是血腥的战场,真正的赢家不到总人数的1%,谁在2018年怀着光明的愿景,希望在短期内看到传统产业链的块状围攻战略,使“价值投资者”发生革命,必将有一个好的教训。在这里,学费是他们的全部资本。

一项新技术从萌芽到发展到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科学技术之间通常有互补的关系,一项新技术往往需要与其他学科相关的技术和理论进行合作才能完成。要应用于现实,反映其价值,那么我们几乎可以说,1。一个孤立、萌芽的技术阶段不能创造价值。

区块链本身只是一个普通的技术和产业,现在看起来像是一个虚假和邪恶的罐子,由贪婪的操纵者们在幕后吃丑陋的面孔来得分。这个话题将在下面讨论,这里说的是区块链只是一种很新很年轻的技术,人们普遍喜欢它,认为它可以在将来解决很多问题,创造很多价值,所以选择开发和研究它。

但要说这些年是区块状链发展的开端,要迫使它在二级市场上创造任何真正的“价值”,创造长牛的奇迹,基本上属于天堂。相反,如果你在不成熟的阶段急于宣传概念,那么大量的资金流入会对技术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就像现在一样,真正工作的团队非常少,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从以太网中取出现金,开始巡航派对,或者去嫩模包场,出国旅游。

纵观现在市面上已经面世的 Dapp,“以太猫”之流刚开始还能引领一波热度,热度一过,马上回归冷清,确实快餐化的年代连炒作的周期都在变短,以至于现在虽然还有新的 Dapp不断面世,却鲜有人真正问津了。同时这背后也隐藏着一个问题——创始团队或许跟投机者怀有一样的炒作想法,而并没有去研究需要解决那些问题或者现实真正需要区块链去做什么。毕竟概念都能赚钱,为什么还要去苦心孤诣搞技术。

被玩坏的市场和被割坏了的韭菜

在谈论技术之后,让我们再次谈论市场。如果A股与大韭菜场相比,那么硬币市场就是一个黄金颗粒池。在收割领域,由于缺乏监管,圈子的花招远比A股更残酷。硬币圈是一个你有时认为它离死亡不太远的市场,一夜之间它都会降到零,大家伙不再玩了,比如2017年初;有时你认为这就是金融未来的方向。例如,如果没有监管,2017年12月比特币将价格达到100000美元。

因此,你选择在2017年初割肉,在2017年底进场——在任何金融市场,我们都会称之为愚蠢,但币圈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个沼泽,一个泥潭,没有人可以退出,只要散户投资者进去。它总是给你希望,增强你的自信,突然改变主意,撕毁一切美好的东西给你看,让你徘徊在幸福和悲伤之间,缺乏规范。也许今天的1元币在明天变成100,后天将变成一分钱。

作为股票市场的老手,进入货币市场与其说是经历10%的上涨,不如说是经历一个月财富自由翻倍的荷尔蒙冲击。

如上所述,技术发展的早期阶段带有大量的资本投机观念,甚至形成了专门的投机市场体系,这是固有的不健康行为,而现在看来,这个市场不仅不健康,而且可能完全不健康。彻底破坏区块链行业。首先,我们不能否认,区街区链的发展必须靠大量的财政支持来支撑,虽然资金来源应该是稳定可靠的,但是目前市场项目普遍估值过高,动不动一份白皮书就数亿估值,吸金能力胜过传销,这是吸血鬼的圣地。

由于观念炒作,街区连锁在最近两年里已经取得了不错的热度,大量闲置资金从社会流入,散户投资者纷纷涌入市场,发现情况并非如此,想出现却损失了相当一部分本金,只能等待。让新韭菜加入以弥补缺口,并不容易,等等。新韭菜来了,几乎没有出现。然后,新的韭菜发现被套路但为时已晚,但是已经太晚了,并且演变成旧的韭菜,重复上一代韭菜的想法。

周而复始,市场就像一个巨大的诱饵,吸引着新韭菜的加入,而深陷在泥潭里的老韭菜和躲在暗处的大户、交易所等庄家,则迫不及待地吸干新韭菜的血液,老韭菜明白庄家的套路,却无力抵抗也无心提醒——毕竟新韭菜是他们成功出场的垫脚石。

在这个过程中,韭菜终有一天会枯竭,币圈的裹尸布终有一天会被揭开,人们终究会在黑暗中看到嗜血的象牙。当这一天到来时,市场上不会注入新的血液。中国老韭菜经历了艰难困苦。他们变得越来越聪明了。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放了三个头,打死不割肉。这时,轮到庄家们互相打架了,交易所杀了游资,游资钱杀了项目团队——本来可以在吸血鬼游戏中赚到一些钱的,项目团队做了多少,这时就成了被收割的对象。

结果,项目中止了,团队跑开了,在区块链中最被强调的“信任”和“共识”消失了,当最后一个项目团队去世时,畸形的市场死了。大个子们直奔下一个概念,

尽管比特币现在接近宗教,比特币开创了数字货币时代,但并不意味着比特币的所有机制都是正确的。因为“需要的”币需要持有货币的证书,而利用采矿机制,在选择采矿机制时,已经选择了一个简单的粗略的采矿计算,这可能是2010年的一项倡议,但在2018年就有点过于愚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