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初链CEO张剑南:未来一切资产皆可链上化-三链财经

初链CEO张剑南

碳链价值原创组作品

碳链价值:您做初链的初衷是什么?

张剑南:开源运动和极客运动和区块链的发展有密切的关系。在早期,有分布在全球的开发者对比特币、以太坊等项目的信任,有极客们对整个生态的建设,区块链这个行业才能成长起来。我从13年开始关注比特币,15年用业余时间翻译了中本聪的论文,也同年开始关注公链技术。

到17年的时候,区块链正式被技术圈外认知,当时的一个特点就是每天都有很多企业来问“我这个应用怎么上区块链”?虽然当时有很多泡沫,有很多应用并不靠谱,但是我们觉得未来市场需求巨大,而基础设施的可用性和未来的需求之间有很大的差距。

任何有价值的商业应用,都会要求公链安全、稳定、去中心化、快速。同时满足这些条件的公链当时是没有的。所以我们想法很简单,就是要做性能高,同时安全、稳定、去中心化的公链。现在看来我们17-18年的工作方向是对的,我们设计并发展了TRUE的混合共识,解决了不可能三角,基本解决了了去中心化、效率、安全性之间的矛盾,建立了15万人的全球用户社区,在韩国、越南等国家更是成为明星项目,近3000人的开源技术社区,登陆了很多主流的交易平台,上线了Beta网,已经有十几个应用正在运行。

碳链价值:目前初链的用户、DApp日活有多少?如何实现用户增长?

张剑南:初链是9月30号上的测试网,其实测试网跟主网本质上是一样的。

为什么要上测试网?初链是第一个双链结构,之前没有人试过,所以我们要有一个比较长的测试期,这期间看有什么问题,算力都进来之后,网络通信,快链的共识、慢链共识,交易库,然后速度都要做比较完善的测试。到现在为止,基础部分我们都测试好了,有一些重要的功能都在加,我们上的DApp,主要是测试型的DApp。

但是在生态上,做了很多工作, 有开发者大赛,有几十个团队报名,最后入围的应该有9个。比如做保险的闪链、做农业数据的、做公益的。比如北京公益基金会,做公益区块链的项目,他们其实都在我们上面做测试,现在测试网上的token属于测试的token。

碳链价值:也就是说现在是测试阶段,还没有日活?

张剑南:现在没还有刻意统计日活,现在是有日活的,比如圣诞节时,有一个truecard,就是在圣诞树上挂灯,当时是上线3天就挺火的,用时一星期,就有7000个用户,大概有几万笔交易,那个是单一的游戏,有一些还在开发,有一些像truecard这样一上线就火,还有一些是在测试网上测试,但我们没有特意去统计。

碳链价值:双链结构跟单链结构有什么不一样呢?

张剑南:一开始我们用的是混合共识PBFT和PoW。为什么要做混合共识,主要是现在任何一个单一共识,都面临着去中心化和效益这样一个选择。我们有一个不可能三角,也就是说去中心化和安全性是不可能同时达到的,一般只能达到两个,比如说PoW,比如说PBFT,DPFT,DPoS这样的,都是有效的,但是没有去中心化,安全好不好比较难说。

初链去年10月上线的,混合共识要解决不可能三角不能兼顾,我们既希望去中心化又要快,最简单的一个理解是我们用一个快速的共识做一笔交易,用一个慢速的共识记账,然后做到去中心化和安全,快速共识的节点和慢速共识的节点是影响全局关系,快速共识节点是不断在更换的。

怎么更换?是由慢速共识根据安全规则选出来的,这个就是所有的混合共识的基础,现在市场上从数学上可证明的混合共识基本上有三种,第一种是PoW、PoS,就是以太坊,第二种是PoW和PBFT,就是我们做的这版,第三版是 PBFT和PoS,这三种是可以作为混合共识的,从数学上面证明是安全的。

碳链价值:许多DApp只是风靡了一段时间,不久就死去了。由于模式很容易被抄袭,且无法持续创新,火爆的DApp似乎也格外短命。对此你怎么看?

张剑南:2018年从牛市到熊市,整个行业市值缩水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真正的杀手级应用诞生。功能性代币项目全军覆没,导致整个行业回报率为负,资本撤出,公链和其他基础设施项目的市值也同时受到了影响。

那么功能性代币和Dapp为什么会死?主要原因就是作为非基础设施类项目方,这些项目在设计的时候只设计了经济模式,而没有商业模式。

比如社区积分、互助保险的锁仓机制、还有各种“行业链”、AI链等,都是基于牛市价格不断上涨才能维持的。一旦市场回归理性,这些没有模式的东西就无人问津了。同时大部分Dapp团队经营能力也很弱,完全无法支撑“代币经济”,所以你发现牛市的时候涨了一点都感觉挺好,好像还有希望,熊市发现没有价值了,整个模式也就自然崩塌。短命是很正常的。

碳链价值:您认为区块链上会诞生杀手级别的DApp吗?如果会,它们最可能优先出现在哪些领域,并将以何种方式改变世界?

张剑南:首先我觉得比特币就是一个杀手级应用,这个我觉得现在已经是不言自明的事了。

另外一个杀手级应用,或者说我觉得会诞生众多杀手级应用的方向,是全球的资产上链和流通。通过区块链技术,分布在全世界的资产可以更高效、更快速、更透明地流通。比如以前一个房地产REIT产品,普通人买不了,现在我们可以做份额更小的REITs,并且因为是token,REIT就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流通,方便了很多。同样,全球的债权、股权、收益权市场未来都可以在区块链上发行、流通。TRUE在这个方向有重点布局,我们近期会逐渐发布出来。

当然资产不光是实体资产,数字资产一定会快速增长。比如游戏资产,和其他有人认可的数字资产,都可以上链。比如王者荣耀的皮肤上链,立马就是爆品。

资产上链的另一面是稳定币,目前稳定币主要是方便交易,未来当数字资产上链以后,稳定币可以提高购买资产、交易的效率。最终稳定币还有可能进入消费领域。

企业上链是一个更长尾的市场,以前很多企业想自己做链,现在很多企业已经理解了公链作为有公信力基础设施的重要性,对区块链理解得更深,能够提出有商业模式的应用了,通过在公链上提交应用提高透明度和信用,提高交易效率。我们最近接触了大量的企业,在生物医药、保险、公益、农业,等等。

我觉得现在能看到的只是未来可能性中很小的一部分,就像98年你想不到Uber,AirBnB一样,基础设施完善到一定程度了,就会有更多的杀手级应用。

碳链价值:现在初链最活跃的DApp中,数量最多的哪类?哪一类会是初链正在布局的重点?(或者说初链想吸引怎样的DApp开发者?)此外,如果初链上开发博弈类游戏,其戏属于政府监管的重点,如何看待由监管带来的安全问题?

张剑南:目前已经上链且活跃项目以工具和游戏为主。工具的需求是很明显的,也就是帮助用户和开发者更方便使用TRUE主网的产品。这里包括区块链浏览器TrueScan, TrueLens,几款手机和Web端钱包,还有辅助开发者制作智能合约的工具。

游戏也是热门的。我们Dapp大赛和开发者社区产出了多款游戏,比如圣诞节期间的TrueCard圣诞祝福游戏,几天时间就有7000用户,真心实链、初链夺宝等,都广泛调动了社区,而且给我们增加了新的用户群体。除了游戏以外,关注我们的企业也正在初链上建设自己的应用,比如Smartin是一个农业灾害保险项目,ShineChain正在把区块链互助保障企业端的产品移植到初链,知源证物是一个农产品溯源平台,钱柜是一个多链钱包, TrueArt 区块链艺术品平台,等等。场景非常多,大家了解到我们三代链的优势以后,开发者和企业,都非常热情。

我们还正在重点布局资产上链。当你做一个互联网产品的时候,你看消费场景什么的,但区块链改变的是资产和货币,而不是信息的呈现方式。我们认为区块链未来将会成百上千倍地提高资产的持有、流通、交易效率。我们说的不只是数字资产,而是一切资产的数字化,这里面包括了房产、保险、股票、债券、还有各类收益权等。

对于政府监管的问题,其实不只是博彩类游戏的问题,我们关注的是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合规问题。首先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我们的公链是无许可的、全球的。但在每个国家,我们又希望公链上的应用符合当地的监管规则。这里是有一点矛盾的。

就这个问题,在开发公链的过程中,我们团队一直在和监管部门保持沟通。在区块链领域,我们认为监管规则的兼容可以大部分在产品端进行,少部分在基础设施端进行,因为产品是最终实际触达用户的,所以我们鼓励工具和产品的开发者在所在国符合当地的监管规则。

碳链价值:以太坊有过云养猫游戏,EOS有像素游戏,初链的现象级应用还没有诞生。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张剑南:我不认为云养猫,像素游戏和赌博游戏是现象级Dapp。原因很简单,模式不可持续。比如加密猫,就是一个击鼓传花的东西。猫的价值是由稀缺性决定的,一开始的几只猫感觉很稀缺,又可爱,但是后面发现可以无限生,就没价值了。即使它不增发,其他项目方也可以发别的猫应用,所以你是控制不了这种项目归零的。

那应用的价值在哪里?我觉得就两种,要么解决刚性需求,要么本身就是有价值的资产。在传统世界里,有现金流或者未来现金流才叫资产,要不然是耍流氓,那在区块链里,我觉得可以加一个“币流”,有币流也行,比如能有比特币收入,或者自身Token在市场上有强烈需求的。

所以比如同样是游戏,王者荣耀的皮肤、皇室战争的装备如果上链了,就很有价值,EOS的博彩游戏,交易量很高但是价值却不大。

总体来说我觉得整个行业现象级应用还没有,会不会在我们这里先产生?我不知道。但是我们从一开始就关注最重要的应用场景和资产。

碳链价值:你们将采取哪些措施扶持DApp开发者进行开发?

张剑南:我们从18年5月份开始,初链在全世界各地聚集了近3000人的开源社区。当时技术社区主要是贡献我们的主网开发,现在社区里的很多开发者已经开始关注TRUE上的Dapp开发。

正式主网上线之后,更多的社区开发者会开始开发TRUE Dapp。开发者除了自己开发应用以外,我们也努力连接生态中合作的企业端和开发者对接,因为很多开发者其实也希望帮助企业解决问题,在链上真正解决一些问题,这一部分也是很重要的。

同时在这段时间我们做了很多工作。首先我们发布了开发者平台TrueChain Developer Platform(http://ddp.truechain.pro/),帮助开发者零成本部署和管理合约和区块链应用。我们的社区应用开发大赛TrueGlobal Dapp Competition刚结束,有20几个Dapp提交,最后有9个项目入围,涵盖游戏、证券化、各行业场景应用等。

碳链价值:相比起以太坊和EOS,你觉得在吸引开发者这件事上,初链的优势在哪儿?(更高的性能?智能合约更安全,不容易被攻击?)

张剑南:作为第三代公链里最早上线的,我们比以太坊快100倍,比EOS和各种DPoS中心化公链快100倍,所以在TRUE上开发Dapp不担心TPS不够用的问题,也不用担心21个超级节点是谁这种中心化公链遇到的问题。

同时我们还努力把更多有价值的场景开放给开发者,而不只是单纯地撒羊毛,真正好的开发者希望能用区块链解决问题,创造价值,获得长期收益。

对于优质的应用,我们也会帮助开发者在TRUE的社区中推广,这个早期对于开发者来说是很重要的。

碳链价值:您觉得DApp取得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张剑南:短期内我不认为会出现像互联网早年一样直接ToC的区块链Dapp,但不代表区块链没有应用场景,相反我认为有很多非常好的场景值得挖掘。

首先要理解区块链和互联网改变的东西不一样。互联网改变了信息传递的方式,所以影响了通讯,娱乐,出行。区块链的变革则是在资产和货币的流通领域。所以我觉得不管做什么Dapp,利用区块链的本质去满足未被满足的需求,才是Dapp能够成功的基础。

刚才说到了一些杀手级应用诞生的方向,当然以后肯定不只是那几个方向,我觉得只要能解决刚性需求,Dapp一定可以成功。

碳链价值:您觉得一个好的公链生态是怎么样的?要实现一个好的公链生态,需要各方付出哪些努力?

张剑南:公链的生态的几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矿工、核心开发者社区、用户社区、Dapp开发者社区,最后是公链上的应用和资产。矿工保证安全性、去中心化,为公链记账,核心开发者社区不断改进底层技术,用户社区的共识是token价值的基础,Dapp开发者社区和企业做应用和工具,而最后公链的长远价值是由上面数字资产的价值和流动性决定的。

TRUE的一个很大的优势是TRUE已经非常分散,有庞大的社区基础。19年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鼓励开发者、资产持有者、企业在TRUE上开发更多有价值的资产,全世界已经有的几百万亿资产未来都可以在区块链上交易,这以外还有数字资产,潜力很大。

所以19年我觉得可以把公链看成是一个通向数字世界的入口,不管你是实体经济的东西还是虚拟经济的东西,都可以通过公链发行可编程、可全球流通的资产。对于公链的建设者来说,我觉得市场的前景是非常让人兴奋的,因为你想想这些市场的潜力有多大?而靠谱的公链没几个。

碳链价值:事实上,不论是以太坊还是EOS还是以太坊,抑或初链相较于普通的互联网App来说,DApp的用户数还是很少的。你认为实现DApp用户增长的正确方式是什么?实现生态用户和粉丝增长的正确方式又是什么?

张剑南:我觉得用户数目前还不是衡量区块链应用价值的标准。应该用资产价值和交易价值衡量应用的价值。如果链上跑的是真实的资产和有真实需求的应用,那么token和转账就是有价值的,用户自然会多。

当然营销和宣传还是很重要的,只是应该先有基本面。

碳链价值:2019年,初链想要实现的主要布局有哪些?

张剑南:生态的建设是第一位的。我们今年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让全世界的优质资产、有真实商业模式的应用上链。我们不那么在乎表层数据,而是关注我们支持了多少资产的发行、多少的资产流通、多少有真实场景和营收的应用在我们的基础设施上运营。

除了生态建设以外,我们Q1上线正式主网,首先希望全世界的矿工社区参与进来,保证我们的算力和安全性。在底层技术上,我们有很多改进的想法,比如近期的两个TIPs(TrueChain Improvement Proposals),一个是增加第三方代付gas fee的机制,这样让我们的公链对众多的企业端应用场景更友好;另一个是改进传统的以太坊公链gas激励机制以适应ST时代的到来。我们的核心工程团队会和技术社区一起把这些想法实现出来。

在用户社区上,我们会继续拓展全球节点的数量,继续在东南亚、南美、中东、欧洲等地区发展用户社区,并继续在美国、中国、印度、中欧发展研究和技术社区。

经过18年的努力,我觉得基础设施的价值已经逐渐呈现出来了,19年我们要做的就是低头干事,等待行业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