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新闻资讯
数字货币投资分析

单台利润跌至10元,矿机卖家逃离华强北

普通人唤醒手机后大概率先看微信,黄先生则是先看一个虚拟币币价App。

他要看一下实时币价,这决定了他手里矿机的价格。黄先生在华强北赛格电子市场5楼一个角落里有间档口,卖行销全球的矿机。曾几何时,这里的同行比比皆是,黄先生有时要付给22岁的小吴一笔中介费用,因为后者把大街上的顾客直接带到了档口。

华强北流传着太多造富神话,最多时一台矿机能赚数万元的差价。但随着币价一路下跌,挖矿不再是热门生意,卖矿机也赚不到什么钱了。

黄先生告诉记者,2017年是赚了钱,但几乎全部折在了2018年,“真正赚钱的是2017年把矿机卖了、之后再也不卖的人,但这样的人少之又少,尝到甜头很难抽身出来的。和炒股一样,你2015年牛市清仓,之后再也不碰股市,这样才能赚到钱。可这样的人有几个呢——你炒股赚了钱吗?”他反问记者。

单台利润跌至10元,矿机卖家逃离华强北

单台利润从上万元到10元

华强北赛格电子市场曾经是电脑及电脑配件集散地,最初矿工用电脑显卡挖矿。随着虚拟货币的火爆,专业挖矿的矿机应运而生,赛格电子市场成了矿机主要集散地。

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是这里行情最好的矿机之一。多位矿工对第一财经表示,比特大陆机子运行起来更稳定,耗电低,售后服务也更周到,在矿工间备受欢迎。

和比特大陆相比,代理商提供的价格更有优势。柳依依是比特大陆一级代理商,“我们每次都是几千台几千台地拿货,是他们长期稳定客户,比特大陆给我们的价格比官网低,小散找我们拿货会比直接找比特大陆便宜。”

比特大陆会对出厂矿机进行定价,但在市场上,矿机价格话事权在于币价。矿机可以视作矿工投资品,其唯一作用是挖矿,对挖矿所得虚拟币未来价值进行折现是矿机的市场价值,币价高低直接决定着矿机价格。

比特币币价2017年起不断攀高,2017年12月17日突破19666美元,2017年11月到1月也是矿机行情最好的时候。挖比特币的蚂蚁矿机S9在华强北一机难求,尽管出厂价为9700元,但被市场炒至3万元。

彼时,赛格电子市场人满为患,到处都是前来寻找矿机的投机客,矿机经销商可能只有高中文凭,却能和前来淘金的外国人用英语促成一笔交易。甚至有人专门雇了外国人来销售矿机。

除了价格优势,华强北还是全球最大的矿机批发市场,全球的矿机在此周转,官网缺货时华强北有货——华强北能找到你想要的一切电子产品,矿机自然也不例外。

黄先生告诉第一财经,生意最好做的时候,一台S9能赚几百块钱,但有价无市,很难找到货。能找到货的是那些入行很早、和工厂关系好,或者手里有期货的人,赚大钱的是这些拿到一手货源的人。

如果以时间来划分,2018年入行的人大概率将赔钱。2017年12月17日的19666美元,是比特币币价的巅峰。

进入2018年后,比特币币价一路下跌,到2018年12月31日为3689.30美元,仅相当于最高位的五分之一。

与之相对应的是矿机价格的跌跌不休。币价却持续萎靡的情况下,挖矿已经很难再赚到钱,S9如今只卖600元,在华强北200元的矿机比比皆是。矿商高价购回的矿机,更多是砸在自己手里,矿机多头更是血本无归。

“2018年年初一台矿机能赚100元,年中是50元,现在只有10元20元,不光是我,大家都只挣这么点儿钱——如果是全新的机子不用我售后,客户量又大,比如要两千台,那一台赚3块钱我也卖。”2016年就入行的柳依依称。

柳依依给记者算了笔账,档口一个月租金1万2千元,加上业务员的住宿费工资等,每个月的运营开支能到十万元以上,可现在卖一台矿机只能赚10元或20元。

行情最为火爆、矿机卖家最多的时候,一台矿机的利润从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单台矿机利润仅是以前的十分之一到千分之一,总的运营开支又不会变,当然有人离场。

“每一天都是心惊胆战的,特别是最近几天,有苦说不出来。”2018年11月末,黄先生对第一财经表示。彼时,比特币币价由月初的6500美金跌至月末的3900美元。

赛格电子市场的客流量也大幅减少,矿机档口越来越少;到2019年2月,矿机档口又少了许多,有矿机档口贴出了招租广告。为数不多的几个矿机档口空空如也,看不见客人,甚至看不见销售人员。一位从4楼“串门”到5楼的矿机销售告诉第一财经,一直没有客人,所以上来看看同行。

单台利润跌至10元,矿机卖家逃离华强北

危险的期货

黄先生告诉第一财经,真正在矿机生意上赚到钱的是那些押对期货、提前囤货的——类似于股票市场的多头。

期货的风险在于没有人能预测比特币此后行情,几乎所有人都吃过压货的亏。“就拿S9期货来说,2017年9月工厂发货是8000元人民币左右,我们在市场收货是1万4,后来卖只卖了1万1,全部赔钱卖的。”柳依依告诉第一财经。

2017年9月,央行等7部委发布公告,对首次代币发行(ICO)做出了“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的定性,比特币币价应声下跌,矿机随之暴跌。

不是没有励志的故事。比特大陆2018年5月发售用来挖ZEC币的蚂蚁矿机Z9,2018年8月Z9随着ZEC币的上涨蹿红,彼时市场以空头居多,认为ZEC币会很快下跌,Z9也将一文不名。柳依依却决定做多这台机器,全世界搜货囤积了约4000台Z9,9月份对外发售时,每台Z9差价超过一万元。

“赚钱是不经意的,可能一不小心就赚了,也可能一不小心就赔了,一天把一个月赚的钱赔光是有的,把一个月赔的钱赚回来也是有的。”黄先生称。

2017年11月到12月是矿机最好卖的时候,“不是说你一天能卖出去多少,而是说你能找到多少货,能找到多少就卖多少。”

买方需求与卖方需求的倒挂,囤货产生的造富神话,诞生了诈骗额接近1亿元的惊天骗局。环球网曾刊发题为《90后男子谎称能弄到低价比特币挖矿机 诈骗近亿元》的报道。华强北所有矿机卖家都熟知这位“90后男子”,一位张姓卖家。

柳依依告诉第一财经,张某2017年11月底卖12月初期货,12月初卖12月中期货,12月中卖2018年1月底期货。张某的高明之处在于,前两批如约发货,第三批也就是1月初那批没有再发货,终至东窗事发。

但也有人称,张某也许并非蓄意骗人,他接单的报价是一万元一台,但实际上流通在市场的矿机已经到了三万元一台,张某无力交付此前订单,他是众多看走眼的空头之一,只不过“玩脱了”。

等待行情

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华强北,没有谁会是永远的主角,矿机也不例外。

每一个离场的人都有故事。20岁的小王因为绕开老板直接和客户交易被开除,可他卖矿机已经赚了60万元;34岁的刘先生原本在上海黄金交易所上班,在网上看到矿机销售广告只身来到深圳,不到一年老板退掉档口,他在深圳找工作找了已经3个月。

和以前的熙熙攘攘不同,华强北已经很少有人上门找矿机了,矿机档口门可罗雀,可黄先生还在坚守,“不好做也要维持下去,总不能不赚钱就拍拍手走吧,总要提供售后。”

黄先生的档口同时经营电脑,卖电脑已经比卖矿机挣钱了,实际上卖矿机的钱还不够交租。2018年,黄先生已经形成一个习惯,没事时、焦虑时、迷茫时都会看看比特币行情,一天能看上百遍。当时是2018年11月21日下午4点41,黄先生一台矿机也没有卖出去。他焦虑时就用App看下币价,相信比特币迟早会涨上去,矿机会再次奇货可居。

到了2019年,他逐渐死心,也不会再盯着币价看了,这只带给他更多的失望和焦虑,比特币近两年来的低位是2018年12月15日的3122.30美元。

2019年2月27日,比特币约3797.40美元,稍微回弹。“涨一点也没涨到哪儿去,涨的话不会一台机器挣10块20块。”柳依依告诉第一财经。

柳依依依旧忙碌着。她紧紧盯着手机,很少把头从手机上抬起来,和先前积累的客户用微信联系,促成了不少订单。柳依依是这行最早入场的生意人。对她来说,赔赔赚赚、赚赚赔赔已经成为工作常态。

不是没有好的势头,矿机出货量在变多。“2017年供不应求,2018年开始每个月出货量是2017年的几倍,矿工都是有信仰的。”柳依依称。

2017年市场玩家多有赌徒心理,像炒股一样惊心动魄,现在市场更加稳定,订单也开始向坚守的卖家聚集。坚守的人相信一件事,比特币迟早会涨回来的,到时候矿机会再次成为热门生意。只是没有人知道行情何时能回来。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链财经 » 单台利润跌至10元,矿机卖家逃离华强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