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新闻资讯
数字货币投资分析

揭开加密货币交易所刷量内幕,20岁俄国大学生的自曝

Gotbit 为不知名加密货币交易所虚报交易量,从中收取一定费用,目前客户包括约 30 个代币项目。

该公司编写机器人程序,使其彼此来回交易代币,制造出市场活跃的假象,从而使这些资产可以被 CoinMarketCap 收录。该公司联合创始人表示,许多交易所知道这种操纵行为,但无意阻止。

专家表示,尽管很少听到市场操纵者公开谈论他们的交易,但类似的业务还有很多。

对于试图推动行业合法化的加密货币专业人士来说,市场操纵是一场灾难。但对于 20 岁的亚历克赛·安德柳宁(Alexey Andryunin)来说,这是一种谋生的手段。

安德柳宁是莫斯科州立大学(Moscow State University)的大二学生,也是 Gotbit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Gotbit 公司专注于让不知名加密货币可以看似在活跃交易。只要付费,这家只有两个人的小公司将编写机器人程序,让它们在同样不知名的交易所相互交易一个代币,直到它有足够的“交易量”,能够被 CoinMarketCap(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排行榜)收录。一旦这些代币出现在那个有影响力的市场数据网站上,这一资产就能获得更大平台和更大投资者的关注。

揭开加密货币交易所刷量内幕,20岁俄国大学生的自曝
  图|亚历克赛·安德柳宁(Alexey Andryunin)(来源:CoinDesk)

安德柳宁在解释为何 Gotbit 没有注册于任何司法管辖区时,直言不讳地告诉 CoinDesk:“这项业务并不完全符合道德规范。”

在这个因缺乏透明度而饱受争议的全球市场上,这种业务也并非完全闻所未闻。Bitwise Asset Management 是其中一家正在寻求监管机构批准推出比特币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美国公司中。该公司估计,目前 95% 的比特币交易量是伪造的,只有 10 家交易所在其平台上发布了有关交易量的可靠数据,没有夸大。

加密货币排名门户网站 CoinGecko 的首席执行官鲍比·昂(Bobby Ong)表示,像 Gotbit 这样的公司比比皆是,“找到这样的人来帮你提供这些服务并不难。”

“这些运营者通常到处宣称他们可以为代币项目做市,并通过收费来增加交易量。这种做法也被称为刷量(Wash trade),是非法的。”昂说道。

昂指出,从外部检测到刷量是有可能的。看看交易所的交易历史和订单记录,你会注意到一些特定的模式,并发现一些可疑的事情正在发生:

“如果交易发生在买卖价差之外,或者经常发生在买卖价差之内,这就是一种明显的刷量行为。我们还可以查看交易间隔和交易规模,以检测常见的重复模式,从而发现刷量活动。”

然而,由于一些显而易见的原因,很少听到操纵者公开谈论他们的交易。

在最近的采访中,安德柳宁向 CoinDesk 透露了 Gotbit 公司的运作机制,该公司帮助加密项目做足表面功夫,直至获得相应成功。

课外活动

我们选择在莫斯科的一个高档商业区进行会面,这里到处是由金属和玻璃建成的摩天大楼、高档咖啡馆和多家与加密货币相关企业的办公室。安德柳宁迟到了,他刚刚见完一个客户。这个应用数学专业的学生几乎没有去上过课。他说,他的同学几乎每个人都痴迷于加密货币。

2018 年,他与一名大学生一起创办了 Gotbit,当时首次代币发行(ICO)仍很流行。他的合作伙伴负责编写交易机器人代码,而安德柳宁则负责联系代币项目,销售 Gotbit 的“做市”服务。在小型交易所上市需要 8,000 美元;通过模拟正常市场活动的算法来进行虚假交易刷量,一个月的费用将达到 6,000 美元。

在 CoinMarketCap 上线代币价格更高,需要 15,000 美元。要做到这一点,首先一个项目需要在两个小型交易所上市。安德柳宁认为,如果没有人为制造交易量,这些平台将无法生存。一个明显的迹象是,一些不知名的加密货币在这些交易所的交易比加密货币龙头老大比特币更为活跃。

安德柳宁认为,当 Gotbit 的机器人在虚假做大竞争币(altcoins)交易量时,交易所通常也知道,但更高的交易量符合交易所自身的利益。而监督操纵行为则不符其利益。

安德柳宁说,这些交易所只收取几个比特币作为代币上市费用(最近的上币价约为 2 万美元),没有其它真正的标准。他提到了一些采用这一标准的交易所,包括总部位于上海的 Hotbit 和总部位于香港的 BitForex。截至发稿时,这两家交易所均未对 CoinDesk 的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加密货币交易公司 Alameda Research 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众所周知,许多交易所可能会采取夸大交易量的做法,以提高人们对其平台的兴趣,并吸引新客户。”Alameda 分析了全球 48 家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挂单和交易历史,发现其中 14 家交易所的真实交易量很可能为零。BitForex 就是其中之一。

安德柳宁称,对于此类交易所来说,Gotbit 似乎是流动性的主要来源。“我甚至不明白这些小型交易所靠什么生存,那上面没有真正的交易量。”

当一个代币在两家交易所上市,并显示出一些实则由机器人提供的交易活动之后(每家交易所每天的交易量可以低于 10 万美元),就有机会被 CoinMarketCap 收录。安德柳宁说,这一步完成后,Gotbit 就功成身退了,其它中介机构会帮助完成了最后一步。

他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事实是:“我们在 CoinMarketCap 上的客户就有 300 至 500 个。”

CoinMarketCap 营销主管陈雅意(Carylyne Chan)告诉 CoinDesk,一个代币要想被该网站收录,必须满足一系列标准,包括使用区块链技术;有一个运作良好的网站;在两家交易所上市,而这两家交易所又已被 CoinMarketCap 收录;并与项目代表直接沟通。

当被问及是项目方否有可能通过虚假做大交易量来欺骗系统时,陈雅意表示:“我们的立场是列出尽可能多的加密资产,覆盖加密资产的整个领域。信息审查不是我们的业务。”

她补充道,CoinMarketCap 当然也会“根据监管通告或用户提交的信息”,在其网站上标记存在可疑活动的项目。

客户多为代币项目方

安德柳宁表示,Gotbit 的客户通常已经完成 ICO,现在需要通过展示一些市场活动来安抚投资者。

他认为,这些创始人大多关心他们的项目,并努力让它们正常运行,但和 Gotbit 正在合作的 30 个项目中,只有两三个“真正创造了一些价值”,拥有一个有效的商业模式,并达到了构建实际产品的程度。

其它项目则可能依靠虚假交易量存活几个月,让创始人套现,然后停止为“做市”买单,之后代币价格将大幅下跌。几个月后他们就关门大吉了。

到了那个时候,购买这些代币的人不得不面对现实,安德柳宁开玩笑地说:“兰博基尼的梦是做不成了,买辆自行车还差不多。”

CoinGecko 的鲍比·昂表示,出名确实是许多加密货币团队的动力。

“代币项目有时会被迫使用这类做市商,因为它们需要向主要投资者和代币持有者表明,他们的项目进展顺利,而且被市场所看好,”他说道,“有些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不希望自己代币的价格急剧下跌,而是希望保持一个’最优’的价格,或者让它随着时间的推移上涨。”

昂补充说,其中部分压力来自交易所,因为交易所有最低交易量要求,并可能将交易量很少的代币下架。

“因此,面对下架的可能,代币项目只好让这些做市商人为其做大交易量。”昂说道。

安德柳宁声称,一个曾使用 Gotbit 做市服务的项目进入了 CoinMarketCap 市值排名前 100,但这种案例非常罕见。他不愿透露该代币的名称,但表示该项目从一开始就拥有强大的团队和商业模式。

为什么一个正当的团队要使用人为增大交易量服务?

安德柳宁回答道:“他们想在大型交易所上市,同时也能进行套现。”

交易机器人

为了显示虚假交易量,Gotbit 的机器人填满了交易所的买卖盘列表(同样,我们讨论的是交易量极小的小型交易所),并使用相同或另一个账户自行关闭订单。通常情况下,客户有四个账户,但两个就足够自己交易了,安德柳宁如是说道。

揭开加密货币交易所刷量内幕,20岁俄国大学生的自曝
  图|截至 Gotbit 的下单平台——虚假交易机器人界面(来源:CoinDesk)

安德柳宁表示,为了使这些交易量看起来合理,Gotbit 通过编程使其算法模拟世界不同地区在一天和一年中的不同时间的正常交易模式。

Gotbit 的下单界面展示了为几个代币项目虚假做大交易量的图表,这些代币的名字都经过了修改(安德柳宁说他与客户签署了保密协议)。有时,如果只有 Gotbit 的机器人在交易代币,客户那边又决定关闭机器人,那么其交易量就会降至零。

揭开加密货币交易所刷量内幕,20岁俄国大学生的自曝
  图|截至 Gotbit 下单平台——机器人关闭后,某一未公开代币的交易量瞬间变为零(来源:CoinDesk)

交易量刷单机器人的订单不会被执行和结算,只是制造了交易的假象。从理论上讲,在 ICO 期间购买代币的真正持有人可以到交易所来执行订单——在这种情况下,Gotbit 最终可能获得大量流动性差的代币。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交易机器人会通过流行的以太坊区块链浏览器 Etherscan 来对交易所钱包实施监控。当相关代币出现一笔大的转账时,所有订单都会立即取消。Gotbit 只适用于运行在以太坊之上的 ERC-20 代币,因此很容易监视网络上资金的移动。

Gotbit 的另一项服务是在一定的价格区间下买卖订单,以控制买卖价差,即买家愿意支付的价格与卖家愿意接受的价格之间的差距。通常,这种价差是市场成熟或缺乏成熟的强烈信号;价差收窄表明需求和供给充足,能够以一个折衷价格满足需求,而价差扩大则表明市场流动性不足。

因此,安德柳宁说道,一些项目想要展示他们的代币是在一个很窄的价差上交易的,从而给人留下一个该代币有一个活跃、健康的市场的印象。

Gotbit 还提供了一种算法,允许机器人在不影响价格的情况下抛售代币:为了做到这一点,机器人会查找订单簿中已经存在的买单,并迅速将其填满。

他表示,如果市场上至少有一些真正的买家(安德柳宁称他们为“韭菜”),抛售代币是可能的。“韭菜”被项目方在市场上栽培起来,然后在价格高的时候被“收割”(由机器人来完成)。

尾声

安德柳宁对其公司的未来不存有任何幻想。

他承认,随着全球加密市场监管的收紧,充斥着带有奇怪价格图表的垃圾币的小型交易所最终将被淘汰。

他认为,主要因素将有可能是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为规范加密货币相关服务和交易所制定的新的国际指导方针,这需要与传统银行类似的更严格的客户识别流程。

“我认为 FATF 将很快关闭此类交易所:加密货币交易所将受到纳斯达克(NASDAQ)那样的监管,伪造交易量将被禁止。”安德柳宁这样说道。

“我对法律问题不太在行,但我认为,在纳斯达克做我们这样的业务将是一种金融犯罪。交易所必须监控人们是否在自买自卖。否则,这些交易所将被列入黑名单。”

因此,Gotbit 的做市业务正在逐渐减少,团队正在转向其他服务,其中最受欢迎的是首次交易所发行(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IEO),即一种在交易所进行的 ICO。

此外,安德柳宁表示,他和他的搭档还有一个更切实际的担忧:通过期末考试。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链财经 » 揭开加密货币交易所刷量内幕,20岁俄国大学生的自曝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