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新闻资讯
数字货币投资分析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
  作为被人冠以“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称号的行业,近年来兴起的区块链领域有一个业内人士才知晓的难言之隐——那就是其技术的发展速度并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如果把两年前的区块链技术文章拿到现在,很可能都不会给人一种过时的感觉,比如说闪电网络和隔离见证等。

具体来看一下这场竞争的局面。这场竞争的防守一方、亦即前面提到的“行业霸主”,当仁不让地是被称作“食物链最顶端”的交易所。通过将代币交易打造成为如同房地产一般的所谓“刚需”、同时自比行业流量入口,其可以说是掌握了区块链项目的“生杀大权”。但问题在于,和几乎所有与区块链相关的产品(比如币圈媒体的阅读量、行情软件的交易额)一样,交易所目前也面临着一个问题:数据不真实。由于中心化平台本身不透明的特点,因此外界根本无从知晓其中的真实交易额为多少。

根据近期某媒体发布的报告,有些交易所90%的量都是“刷”出来的。而这种“高交易量”的代价,就是交易平台挟量自重,向项目方收取高上币费、同时向投资者收取高手续费和提币费。有数据显示,目前部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手续费收入比例,已经达到传统证券交易所的数倍、甚至十几倍、几十倍。这种现象让项目方和投资者无可奈何却又无能为力。用那句话说就是:

“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为何交易所敢于在“刷量”已经成为行业公开秘密的情况下,依然肆无忌惮地大举作案?除了技术上的不透明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很多人未曾提及的因素:那就是商业垄断。

在交易所看来,自己目前是区块链行业最大的流量入口,外加相关机构对这一块的监管又处于缺位状态,那不管自己做出什么样的行为,在商业上和政策上都不会受到限制,反正这个行业的其他机构又不能把交易所领域怎么样,而二三线的交易所又不能把一线交易所怎么样,既然如此,为何不充分利用自己的领先优势大赚一笔?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便看到了交易所“刷量+抬价”的疯狂作弊行为,毕竟在后者看来,这种“业务增长模式”的性价比是非常之高的。

严格来说,交易所方面不是没有给自己留过后路,以防止外界“秋后算账”。比如说,由于惧怕去中心化交易所对自己形成颠覆,很多平台都已经入股、甚至是亲自参与研发了DEX,希望借此来对冲由流量分散而产生的风险。然而,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如果说这个年代的商业竞争有什么特点,那就是你的竞争者很可能是来自于你所看不见的、其他领域的其他物种。

区块链行业亦然——美元地位的潜在动摇并非是源于日元和英镑这样的中心化货币,而是由于去中心化的比特币;老牌矿机商的业务下降并非是因为其他性能更强劲的矿机,而是萎缩于其他共识机制数字货币的崛起。而对于币圈流量担当——也就是数字货币交易所来说,目前其造成最大威胁的潜在对手并不是来自于其他创业公司的交易所、甚至都不是来自于像Bakkt这种由传统金融机构所创立的交易所,而是另外一个人们此前始料未及的物种——那就是数字借贷平台。

三、Defi崛起与交易所的恐惧:流量担当头衔的转移

作为在圈子内引爆“Defi”一词的新型应用,数字借贷平台的运行原理众所周知:抵押者向平台支付一定的押金,获取一定比例的现金稳定币,假若抵押金低于一定比例,则平台方面强行平仓。在去年熊市期间,这一业务的规模发展迅速,鉴于这一赛道上并没有较为权威的数据统计,因此笔者从公开渠道摘取了几个企业层面上的数据,供大家参考:

●2018年12月,Gate.io交易所发公告称,其平台市场借贷需求最大的USDT平均年化收益率已经飙升至36%,而BCH的借出年化收益已经飙升至70%以上。

●2019年2月的数据显示,Genesis Capital 旗下的Genesis Global Trading,在 2018年3月至2019年1月间,发放高达7亿美元的虚拟资产贷款。按照CoinMarketCap3月4日的币种市值排名,Genesis不到一年的放款量排名第15位,与7.2亿美元市值的达世币相当。

●2019年3月,有媒体爆料称,数字借贷的头部项目MakerDAO抵押资产已经达到了216万ETH。

按理来说,在币圈这样一个所有信息都真伪莫辨的神奇行业,人们对于各种天文数字早已有些麻木与迟钝。但数字借贷的特点在于:由于近两年来崛起的这一批项目,有不少是实现了资金流通记录上链的去中心化借贷,所以无论是押金数量也好、转账记录也罢,都是实打实的链上数据,跟那种放卫星式的吹水完全不同。这一下就使得不少企业为之侧目了。

面对这些天量数据,一些人开始意识到,数字借贷业务所值得注意的并不仅仅是这个业务本身的天量数据,它甚至都有可能改变目前数字资产行业“唯交易所马首是瞻”的一家独大格局。而改变的关键,就在于一个人们十分熟悉的词汇:流量。

众所周知,数字货币交易所赖以生存的盈利模式主要包括以下几种:收取交易手续费、收取项目方上币费、以及一些广告费、未来还有可能有一些其他的费用。但无论是哪种收入模式,它们的根基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用户的注意力资源,只要这种资源在手,交易所想开展任何业务都是手到擒来的事。

为什么一直以来,那么多想要挑战三大交易所的尝试都失败了?其本质上的原因,就是入局者玩不出新花样,很难通过单纯的交易业务把人们的注意力资源从三大那里争夺过来。就算是有点“独家微创新”也不行,毕竟其是很难覆盖资产大规模迁移所带来的成本的。

然而,数字借贷的出现,却从另一个角度撼动了交易所的地位,它并不直接在交易这一块业务上与原有的巨头进行直接竞争,而是釜底抽薪,直接攻向了交易所的立足之本——流量。在这方面,数字借贷的冲击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流量数字上,在熊市期间,投资者的交易意向下降、而抵押借贷的欲望上升。二是在流量的真实性上,交易所的交易量一直饱受人们质疑,而抵押借贷却因为押金上链+造假成本高等原因,数据更加可信。在这种“一升一降,一真一假”的对比之下,部分项目方已经开始考虑将推广预算向数字借贷平台倾斜,而非交易所等传统行业流量渠道。交易所的“食物链上游”角色,就此隐隐出现了松动的迹象。

更值得注意的是,对年初的很多人来说,数字借贷与交易所之间的此消彼长,可能还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与交易所业务量高度依赖于交易量活跃的牛市不同,数字借贷的生存土壤往往是惜售的熊市。而金融市场一般有着“牛短熊长”的特征,也就是说,在发展的持续性上,交易所在与数字借贷相比有着天生的劣势。至少在年初的时候,一线交易所的专家顾问团对于市场的判断是不甚乐观的。

譬如某位与头部交易所有亲密关系的业内某资深人士便宣称:比特币未来价格将长期徘徊于3000~5000美元之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彼时的交易所有很强的理由认为:与自己相比,数字借贷有着先天的优势。若是不付诸一些行动的话,不要说流量入口的位置,自己就连交易老本行都前途堪忧,毕竟现在交易所的开设门槛已大大降低,只要流量在手,转型并不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交易所开始谋划一系列行动,试图从借贷平台那里夺回流量。

开始谋划流量反击的交易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无意中可能开启了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正如笔者开头所介绍的,竞争往往会刺激各种技术与商业模式的创新,而从后来的情况来看,今年以来数字货币行业的一系列模式创新,包括后来的IEO、量化入场、甚至是未来的去中心化应用与去中心化交易等业务,也确实是已经受益、或可能受益于这场注意力资源争夺所点燃的流量之战,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链财经 »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