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新闻资讯
数字货币投资分析

数字货币大国策之数字货币和劳动价值论

数字货币大国策

第一篇:数字货币和劳动价值论

数字货币简称为DIGICCY,是英文“Digital Currency”(数字货币)的缩写,是电子货币形式的替代货币。而电子货币(Electronic Money)是指用一定金额的现金或存款从发行者处兑换并获得代表相同金额的数据或者通过银行及第三方推出的快捷支付服务,通过使用某些电子化途径将银行中的余额转移,从而能够进行交易。严格意义是消费者向电子货币的发行者使用银行的网络银行服务进行储值和快捷支付,通过媒介(二维码或硬件设备),以电子形式使消费者进行交易的货币。简单来说,数字货币就是通过电子化方式支付的货币。而这种货币最大的特点是不能离开网络,它始终是在互联网上,未来是在物联网(互联网升级版)上运行的。货币不能离开网络始终与网络一起存在,才是数字货币的最根本特点。它不能在我们日常的三维空间中存在。如果人的身体上不装有不可卸载的用于储存货币信息的芯片,我想,那种兜里装着纸币走的现象就会终结了。这当然与我们现在的网络支付大为不同。网络支付是我们还可以去银行提取纸钞出来。而数字货币是彻底消灭了这个自我国宋代就发明了的纸币。

由于我国支持在深圳率先实行对数字货币的探索和创新使用的研究,数字货币的问题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问题。

而这次关注的背景在于美国方面已经也在开始布局推动数字货币,这就是脸书的天秤币。

数字货币大国策之数字货币和劳动价值论
  虽然有网络上的消息说数字货币的发行是可以控制通货膨胀,如“由于算法解的数量确定,所以数字货币的总量固定,这从根本上消除了虚拟货币滥发导致通货膨胀的可能。”其实这在金融史上毫不奇怪。马克思时代的英格兰银行专门有一个发行部和一个银行部。其发行部只负责发行银行券,而且只能发行15,000,000英镑以政府证券为抵押品的银行券,如果超过这一数额则要有黄金储备做担保。根据法律,当时的英格兰银行是除了这种政府证券为抵押的银行券(数额是固定的,数额是死的),剩下的就是以真金白银为抵押担保的银行券之外,无权以其他发生增家货币的数量。

可以说,这两条规定已经将英格兰银行超发货币的权限钉死了。这在限制通货膨胀方面要远比数字货币来得更清晰、简单而且实在靠谱。毕竟,货币天然是金银。从现在看,当时的英国银行家还真是老实得可爱!

可以说,从经济角度上看,关于数字货币的发行、加密、防止盗窃等等都不是经济问题,而纯粹是是网络技术问题,而只有是否可以超发,是否会造成数字货币的通胀泛滥才是经济学应该担心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确实就一直萦绕在经济学家们的脑袋上,无论技术专家如何信誓旦旦,经济学家们始终是难以信任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都是彻底的怀疑论者。毕竟,美联储的“量化宽松”这个只要松了裤腰带就可以干任何坏事的经济政策实在是让人触目惊心,而且依然摆在面前!

担心数字货币超发,这多少还是有些良心的经济学家的表现,起码他们的 良知还没有被银子和美元完全堵死。

数字货币大国策之数字货币和劳动价值论
  但是好心往往不能办什么好事,有时候,好心就是糊涂的别名,总是以自己的善良而眼泪汪汪看待世界的最终结果是根本就没有看清面前是什么。数字货币就是这些保守西方经济学熏陶而一直以生意经为真理的经济学家们又一个稀里糊涂的例子。

如果换上一副眼镜,换上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的眼睛,就立马清晰了起来。

而且也只有在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视角下才能把握住数字货币及其对世界带来的巨大影响,我们也才可以,也才有必要提出对应的大国策而未雨绸缪之。

数字货币大国策之数字货币和劳动价值论
  让我们还是回到数字货币的电子化货币这一个最核心的特征上来。

我们知道,货币在经历了物物交换、贝壳币、如我国的五铢钱那样的铁币、古希腊的银币等等金属货币最终在进入工业革命之后,以英国为首的西方资本家确定了金本位制,将黄金作为唯一法定货币。但是我国早在宋代就开始出现以交子为代表的纸币,而西方国家也在进入文艺复兴时期,也就是中世纪末期,由于交换的发展需要而逐渐出现了纸币——银行券。最早的形式出现的是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家全城担保银行,时间大约是在1609年。之后的纸币阶段我们就不多说了。我们现在正在快速结束这个纸币的历史阶段。起码在我国是这样的。

无论如何,即使到了纸币阶段,我们的货币形式也是可以感知的,起码是握在手上的纸票子。

但是,电子货币,也就是我们的数字货币的出现则完全取消了我们普通人对货币的可感知性。从物理学角度看,此时,也就是承载我们货币信息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以电子为载体的。正是电子的运动表现了我们的财富及其转移等等的全部运动,然而,这种在微观世界上的行为,对于我们绝大部分人来说是不可感知的,可以说是抽象的。也就是需要在我们的头脑中想想才可以存在的。如果依据物理学上著名的测不准原理来看,那么,你甚至难以说清它是存在还是不存在。因此,我们头脑中的想象就变得更加必要。此时我们头脑中的想想的数字和网络电磁空间运行的电子所代表的数据才是合一的。否则,这个电子的运行就完全可以超乎我我们的把握了。

因此,数字货币具有两个重要特点,一方面是其存在的微观性——电子运动依然是货币存在的形式,货币依然需要电子来作为载体,而不是绝对的空无。另一方面则是我们普通人对之把握的抽象性。数字货币对于我们大多数来说是抽象的存在,而不是具体可以感知的存在。如果依照英国哲学家贝克莱的说法,存在即感知,那么我们的钱可就全没有了,幸运的是,贝克莱的这个存在即感知的理论是错误的。我们不仅有在哲学史上一脚踢开贝克莱的驳斥的方法,而且现在电子货币或者说是数字币货币再次从根本上驳倒了这个在西方哲学上很有影响的经验主义者!

简言之,数字货币是微观世界的存在和宏观感知的抽象的统一。

数字货币大国策之数字货币和劳动价值论
  这种特点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关于货币的看法有了高度的重合:货币是价值的表现形式。也就是说货币本质上依然是价值。只不过价值的表现形式随着时代不同而变化而已。那么价值是什么?学过劳动价值论的朋友都知道,那就是人类抽象劳动,而货币不过是人类抽象劳动的单纯凝结。

但是这个抽象人类劳动,马克思是当作全人类平均劳动来计算的。所谓抽象人类劳动其实就是平均的人类劳动。不仅如此,这个劳动还必须是必要劳动,如果你的劳动成果毁掉了,如烂西瓜,那么你的劳动就没有了,当然价值也就没有了。

总之,抽象的平均的必要的劳动的单纯凝结就是价值,其形式就是货币。价值需要形式是因为价值本身是抽象的,没有形式则不能体现,所有,价值必然需要一个形式将其固定化,可感知化,结果就是货币。

从目前看,价值的这种抽象性,只有电子货币才是最好的体现形式,因为数字货币的载体电子货币在形式上只是微观的存在,对于人来说也是抽象的存在,是需要思考想象的存在,自然也就“不是真实”的存在——因为我们无法感知,我们的五官无法感知。虽然存在而尤抽象的特点是纸币这种法币也不能比拟的。

数字货币大国策之数字货币和劳动价值论
  因此,我们才说,电子载体的数字货币形式才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劳动价值的最好表现形式,当然也是货币的最好表现形式。

因为,马克思劳动价值论是以全人类的抽象为条件的,因此,价值的结果也是在全人类的范围内适用的,是全人类范围内唯一的。这点,无论是我国的数字货币,比特币,脸书的天秤币,本质上都一样,都是电子。正像人类不能改变货币的本质是黄金一样,在这里我们也不能改变所有的数字货币都是电子。因此,数字货币的发行使人类的货币生活再次回到了历史的原点,我们的货币形式再次被必然地统一了。我国可能发行的数字货币,美国脸书可能发行的数字币,比特币等等本质上都是一码事,从此,货币已经实现了天下一统,而不同是在谁的控制份额多些或者是少些。

数字货币即将做到全球的统一,从电子载体看不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的货币。当然,也不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私人货币,比如比特币这个到现在不知父母的货币。因为他们都是电子而已。

电子的运动,我们知道是以光速运动的,根本就已经在刹那间跑到全球任何一个角落。这与劳动价值论的抽象劳动相吻合。

数字货币大国策之数字货币和劳动价值论
  如果是单纯的吻合,那么还没有什么更大讨论价值,之所以讨论数字货币是劳动价值论的中价值的最好载体,就是因为其跨国界的背景所带来的巨大实际影响。

我们只有坚持数字货币的劳动价值论,才不会天真地以为数字货币就不会造成通货膨胀。上面的英格兰银行的做法在后来就屡次因为解救危机中的企业而被突破。英格兰银行不拘泥于黄金和白银的抵押而先行拯救危机中的企业的做法获得了马克思的肯定(参看《资本论》第三卷)我们才清楚,货币及其背后的价值、及其天然的形式金银都是矛盾。虽然英国立法规定不能突破金银的限额,可是当商业危机初起,黄金会大量流出,而英国本国的商业界为应付当前和将来的支付,迫切要从银行多货款或贮藏银行券,而限额发行的约朿使商业界的这种需求不能满足,会推高市场贴现率,加剧危机。这就迫使英国金融当局不能不准许增发银行券,终于取消发行限额,停止了这项法令。有人认为当经济活动正常时,发行限额并非必须,而当经济动荡时,这种限额不能实施。所以实际上这种不突破金银限额发行的方法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了。因此,套用到数字货币这里也是这样的。经济好的时候,数字货币根本就不会超发,人家自己有钱,何必去银行借钱?而不好的时候,如果你不超发,那么大家一起死也就是了。说数字货币不会超发根本就是在骗外行人。

数字货币大国策之数字货币和劳动价值论
  货币,本质上,按照马克思的看法其实是关系,而不是一个具体的“物”,不是什么不变的“东西”,而是关系。正因为是关系,所以才是抽象的,关系只能在抽象的思维中把握。因此,数字货币一方面是科技和经济发展的必然,一方面又不能绝对化、神秘化,不能因为披着科技的外衣而抹去了货币在本质上现在是资本的表现形式这一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基本论断。只有坚持则会个论断我们才能在发行数字货币后未雨绸缪地提早防范各种金融风险。

其次,我们要清楚,数字货币与纸币的不同在于它是经济全球化的产物,正因为这点我们才说它是马克思价值观念的最好体现,因此,我们未来的数字货币的一切工作都要以全球化为参考背景来展开。而不能把数字货币单纯当作是民族国家发行的货币,虽然它依然是民族国家发行的,依然大有民族国家货币的痕迹。马克思早就说说过民族国家的货币的范围是在民族国家之内,而我们的数字货币是必然要跨出国门的,是必然要以全世界为竞争舞台的。我国的数字货币的根在我国央行,而它的树干和树冠都是伸向世界的。由于数字货币可以想到的能够带来的巨大社会变化,其对世界的影响也无疑是巨大的,绝不是一个不再生出汇率波动方便交易的手段这么简单。总之一句话,数字货币工作,及其身后的工作都必须以全球化为参考背景而谋篇布局,不能作为单纯的民族国家货币而自娱自乐。

我们后面的系列思考文章都是建立在这一个指导思想上的。这点才是我们认识数字货币本质依然在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目的所在。

数字货币大国策之数字货币和劳动价值论
  需要补充的是

我这里并不否定数字货币依然是黄金白银这种天然货币的表现形式这样的问题,也就是说数字货币并不是推翻黄金白银的天然货币的地位。数字货币这种货币形式也是从金银演化而来,根还在金银那里。这点可以参考《资本论》第一卷的一篇的内容,不再多做赘述。

注:相关资料参考了网络通用的内容。另外参考了商务版的《伦巴第街》一书,此书为英国人沃尔特-白芝浩著。

仅供相关方面参考。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链财经 » 数字货币大国策之数字货币和劳动价值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