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新闻资讯
数字货币投资分析

为什么说ETH终将成为“货币”?

原文标题:观点 | 为何 ETH 必有货币溢价

为什么说ETH终将成为“货币”?
  作者: David Hoffman

原文标题:为何 ETH 必有货币溢价?

翻译&校对: 阿剑、闵敏 & 阿剑

来源:以太坊爱好者

译者注:在本文中,作者大量使用了 “engineered”,“engineering” 这样的词,作者的本意应该是说,以太坊的诸重特性,都是努力实干出来的(而不是吹出来的)。但在翻译上,我们翻成 “编程出来的”,一来与实情相应,二来是因为以太坊的一些支持者颇为喜欢以太坊这种 “可编程” 的特性,这个翻译也是在表达这种观念形态,虽然放在具体语境中可能读起来有些怪异。

引言

货币溢价 = 流动性

流动性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所谓资产的流动性,就是这种资产在任意时间、任意地点 买卖时,能够不折损价格而交易的体量(难易度)。具备良好流动性的资产就会被整个社会用作货币。

虽然比特币和以太坊获得流动性的方式不同,但它们都根源于资产本身的价值。资产的价格上升,其流动性也就上升。

所以,区块链资产(crypto-asset)的流动性是其价格的一个函数,而价格又是被需求决定的。所以,流动性/价格/需求,名虽各异,实则一也。一种资产的货币性,最终来说是由其全球流动性决定的,反映出来就是其市值,还有在全球各地获取这种资产的难易度。

所以,在密码学货币领域,总市值上的竞争,与 “成为货币” 赛道上的竞争,根本就是一回事。

一句话,哪种资产有最高的市值,哪种资产就是 “密码学货币 – 之王”。

比特币是先具有价值,然后才出现流动性,然后才获得货币性的,当然都本源于其有限的供应量。比特币恒定的稀缺性给了人们强大的囤币动机,因为人们就赌它会成为下一代货币。比特币的所有秘密就这个,没别的。要是这不足以让比特币成为货币,比特币也没别的牌可以打了。

以太坊则先是创造出需要 ETH 来驱动运行的机制,然后让 ETH 获得流动性。在以太坊 2.0 中,会有三大神器,编程出 ETH 的稀缺性:

锁定在 DeFi 生态—— 增加 ETH 的有用性,因此提升 ETH 的需求

质押的 ETH—— 增加 ETH 的稀缺性,降低 ETH 的增发率

燃烧 ETH—— 增加 ETH 的稀缺性,降低 ETH 的增发率

这就是三个推动 ETH 稀缺性的方程,与比特币的 2100 万上限恰成阴阳对应(is yin to Bitcoins 21M yang)。重要的是,每一个方程都与其它两个相得益彰。比特币只有一根支柱(2100 万上限),以太坊的三根支柱虽然更小,却相互补充,相互加强。

稀缺性乃流动性的前兆

像比特币和以太坊这样的密码建构资产,都是同质、可分割、可全球流动的;为了能用作货币,它们也自始至终需要一个记账系统。一种密码学货币要成为货币,唯一需要跨越的天堑就是变成 最有价值/最具流动性 的密码学货币。 对密码建构资产来说,有且只有一场生死之战,就是获得更高的价格,因为这同时就是在争夺流动性,也就是争取成为货币。

总市值就等于货币量(Total Market Cap = Money)。

Checkmate 的文章 “为什么 ETH 不能维持其货币溢价” (编者注:中译本见文末)历数了对以太坊作为一个平台的常见批评。这些批评意见的大部分都是老生常谈了,而且大部分意见都忽略了真正的要点:总价值 = 货币溢价。大部分比特币粉的批评,都只是生搬硬套道德批评来解释为什么 ETH 不能成为货币,比如 “有预发行就不可能成为货币,因为不公平” 以及 “PoS = 坎蒂隆效应” 就是最常见的两种。

依我看来,这些说法就像在说 “为什么 ETH 不配 获得货币地位(为什么不应该拿 ETH 当货币)”,或者说 “如果 ETH 能成为货币,必定是不公平的”,而非 “为什么 ETH 不会 取得货币地位”。归根到底,“该怎么看待以太坊” 只是一种主观偏好,谈不上有什么对错;只有 “ETH 将会如何” 才是我们可以用数据和趋势来研究的问题。

本文就是要用实打实的数据和趋势分析告诉你,为何 ETH 终将变成货币。

ETH ~会~ 成为货币的理由

ETH 正走在将自身建构为货币的路上。

作为一个平台,以太坊一直在寻找适合发力的市场;在 2018 年,我们看到了用锁定 ETH 的方式来驱动的金融应用开始崭露头角。“锁定在 DeFi 中的 ETH 数量” 这个指标很快就火了,因为以太坊社区开始意识到 ETH 的前景所在:用作零准入金融系统的储备资产。

像权益证明和 EIP-1559 这样的机制,也是推动 ETH 需求和稀缺性的机制;同时,以太坊的应用层,也在成为以太坊的功能和流动性机制。

这篇文章的主要观点是:所有以太坊上的应用最终都会帮助 ETH,在 ETH 有机(又或者说偶然?)编程为货币的道路上助 ETH 一臂之力。从区块链的历史来看,偶然间把工程做成了别一种东西,并不是一种自相矛盾的说法:从 2015 到 2018,以太坊等于是把许多 dApp 都摆出来,就看哪些能活下来。事实证明,活下来的就是那些能让 ETH 成为货币的应用。

1. 编程出来的需求

对应用层的需求:这部分是对 Checkmate 的 “以来应用层来实现价值积累” 一节的回应。

以太坊的应用层会改变这个世界的金融系统。像 MakerDAO、Uniswap 和 Compound 这样的金融元件,有望为全球用户服务;而日渐增长的使用量的结果,就是 ETH 锁定量的不断上涨。

“DeFi 的 ETH 锁定量” 是一个指标,用于衡量以太坊应用所导致的、离开流通领域的 ETH 数量。每一个以太坊应用都提供了锁定 ETH 的激励(我在《Ether is Equity》一文中解释过)。所以基本上,以太坊的应用层就是以太坊流通量的水槽,导致 ETH 离开流通领域并提升 ETH 的稀缺性(我也曾在 《Ethereum: Money-Game Landscape》一文中解释过这个概念)。

有一个关于货币-商品交易的恒等式是 MV=PQ(完整解释可看这里附着的维基百科超链接)。在本文看来,MV=PQ 解释了货币流动速度(即货币转手的速度)和货币总量的总价值(也即上文所说的 “市值”)之间的关系。一旦货币流动速度下降,市值就随之上升。

以太坊应用就是 ETH 流动速度的水槽。这就是以太坊社区津津乐道于 “DeFi 的 ETH 锁定量” 背后的理由。水槽流出的 ETH 越多,ETH 的货币性就越强。ETH 的水槽越多,单个的应用就越像美联储,而 ETH 就是他们所用的储备资产。有了比特币,你可以做你自己的银行;但有了以太坊,无论是你还是一帮充当 NPC 的电脑,都可以做银行!

以太坊应用层的神奇支出在于:总有空间可以容纳更多的应用!产生 ETH 锁定激励的应用的数量是没有上限的,给那些自愿锁定 ETH 来参与质押的人所支付的手续费也是没有上限的。因此,理论上来说,对 ETH 的需求是无限大的(比特币粉经常这么说比特币,但实际上 ETH 才有办法把这一点变成现实)。

看图:

锁定在 DeFi 应用中的 ETH 数量在不断增长

为什么说ETH终将成为“货币”?
  DeFi 锁定量与 ETH 增发量的比例在波动

为什么说ETH终将成为“货币”?
  以太坊现在还是 PoW 挖矿;迁移到 PoS 可以把 ETH 的增发率从每年 4% 降低到约 0.4%。有了 PoS,ETH 的增发量将大大低于 DeFi 的 ETH 锁定量。

为什么说ETH终将成为“货币”?
  0.4% 是 PoS 以太坊的增发率上限。还不包括从 EIP-1559 燃烧掉的 ETH。我们还不知道如何预测这个燃烧率,但可以假设,把 ETH 2.0 的 64 个分片都用上,ETH 的净增发可以是负数。我很期待看到上图中的黄线降到 0 以下。

2. 编程出来的稀缺性

以太坊上的两大创新标志着 “编程出来的稀缺性”。

PoS

普遍假设 PoS 能吸引到占总供应量 10%~30% 的 ETH

Eric Wall 在他最近的文章《PoS 更少浪费》(编者注:中译本见文末超链接)中解释了,PoS 系统的质押者群体将主要由那些长期看好 ETH 的人构成,因为他们可以接受很低的质押回报率。这意味着什么:

以太坊能够以最低的增发率来保障安全性

为购买区块空间而支付的交易手续费会流到那些长期看好 ETH 的人手上。PoS 奖励看多的一方,而且会自我强化资产的升值。这是另一个以太坊能把自己实现为货币的绝佳例证,不像某些项目只能靠模因(译者注:近似于 “文化基因” 的概念,也可译为表情包。

进一步补充 ETH 的流通量水槽效应

EIP-1559

EIP-1559 引入了 ETH 燃烧机制,它会一边改善以太坊的使用体验,一边根据以太坊的交易拥堵程度来同比例燃烧掉 ETH。

Checkmate 认为 EIP-1559 存在一些大问题:

EIP-1559 代表着对货币政策的修修补补。在他看来(也是很多比特币粉的想法),修补货币政策就是绝对的错误,而 “不能修改” 就能产生最好的货币政策。

它代表着坎蒂隆效应。坎蒂隆效应的定义如下:那些距离新发行的货币更近的人便能更快使用新增发的货币,并使用还未调整过的货币购买力来购买商品。也就是说:能拿到新发行货币的人,比起在新货币的后续传播中才能拿到货币的人,可以更便宜地买到东西。

EIP-1559 会让手续费变得更加昂贵。

我的回应:

再强调一次,这不过是一种道德意见,说 “以太坊 不配 获得货币溢价”,不是一个说 “它不能获得货币溢价” 的实然命题。

我完全不同意这一点。坎蒂隆效应是存在的,而且可以用来批评 ETH 作为一种资产的公平性,但这种批评只跟作为安全机制的 PoS 相关,跟 EIP-1559 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EIP-1559 对 PoS 经济模型的改变直接缓解了 PoS 中的坎蒂隆效应。如果你真的担心出现这种效果,EIP-1559 是友军。

我已经在《Ether is Equity》和《EIP-1559:以太坊货币政策的最后一块拼图》解释过这些,但我会在这里再重复一遍:

密码经济系统中的手续费收入是有很大波动的,而且这一点无可更改。2015 年比特币的手续费低于 0.01 美元,2017 年 10 月就上涨到超过 100 美元。2017 年 10 月的矿工赚得盆满钵满,而 2015 年的矿工在低手续费下生存艰难,简直是在倒贴服务。

EIP-1559 保证了 PoS 验证者在 ETH 2 中的稳定收益,让验证者免受根本上不稳定的手续费市场的损害。而且,EIP-1559 会从质押者手上拿出一部分利润、平等地重新分配给所有 ETH 持有者。

当以太坊的收入(手续费),低于其支出(安全预算,即区块奖励)时,它就遭遇了亏损。先不考虑收入,ETH 会增发给验证者来补偿他们为安全性做的贡献。这就意味着,收入很低时,验证者也还是会得到补偿。如果 EIP-1559 真的会提高手续费,那也是因为它提高了 ETH 的价格。Checkmate 在这里的观点是说:手续费跟 ETH 价格相关,如果 ETH 价格上涨,手续费也会水涨船高。回想一下我的观点:一种资产的货币性是其价格的函数。如果 ETH 的价格上升,它的流动性也会增加,货币性也如是。Checkmate 似乎偶然地承认了 EIP-1559 会帮助以太坊获得货币性(摊手)。

3. 编程出来的流动性

比特币是全世界第一个互联网上原生的加密资产。Coinbase、Wyre、Gemini、Kraken 等大型交易所和 LocalBitcoins 等服务上聚集着比特币的流动性。这些交易所也为以太币提供了 外部流动性 。

外部流动性:一种资产与外界之间的流动性。基本上所有的资产都只具备外部流动性。

内部流动性:一种资产与其原生生态系统之间的流动性。迄今为止,只有以太坊拥有内部生态系统。

从外部流动性的角度来看,以太币和比特币之间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二者都依赖于同一个基础架构:法币入口(on-ramp)和交易所。虽然比特币目前拥有的外部流动性最多,但它不像以太坊那样拥有自己的内部流动性。

以太币可以自己创造出内部流动性。我本人就在 MakerDAO 中投入了大量以太币来创建质押债仓(CDP),是内部流动性的直接受益者。通过 Maker 生成 DAI 之后,拿着 DAI去 Uniswap 上兑换以太币只要 1 分钟。在这一过程中,根本不需要接触审查机构,或是接受 KYC 身份认证。

能够为以太币/DAI 之间的交易提供充足的流动性是建立起一个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的第一步。在这样一个经济体中,参与者无需寻求外部流动性。就我个人而言,有很多时候,我想买以太币,但是资金清算往往需要 5 到 7 天,我不想等这么久。我可以利用质押债仓生成的 DAI 来购买以太币,过几天之后再卖掉以太币换成 DAI 还回去,这一切都要感谢以太坊的内部流动性。

有了内部流动性:

我的需求得到了满足

我向以太坊支付了费用

我向 Uniswap 支付了费用

当我们这些用户向 Uniswap 支付费用之时,就为 Uniswap 创造了更多流动性。

《 Uniswap 是基础设施》这篇文章中阐述了上述过程中形成的反馈环路:

Uniswap 会基于其所在的经济体扩张。任何市场的规模都与该市场上的交易量有关。

一个市场上的交易量越多,该市场得到的交易费就越多(每笔交易收取 0.3% 的交易费)

该市场得到的交易费越多,对流动性提供方的激励就越大

流动性提供方越多,Uniwap 上的流动性就越强

Uniswap 上的流动性越强,就会有更多参与者使用这个平台来进行大额交易

更多参与者在进行更大额的交易之时,交易所获得的交易费总额就会上升。

循环往复

别忘了本文的主题:以太币将成为货币,而 货币是具有流动性的。无论如何,货币都是全世界流动性最强的资产,Uniswap 是增强以太币流动性的基础设施之一。

再强调一下,流动性与总市值成正比。假设一种资产的市值为 100 美元,那么这种资产本质上不具备流动性。假设一种资产的总市值为 1000 亿美元,那么这种资产具备极强的流动性。价格与流动性成正比。记住以下几点:

所有 Uniswap 市场都是以以太币计价的。当以太币价格上涨,Uniswap 上所有市场的流动性都会增强。

当以太币价格上升时,以太币的流动性就会增强。

当以太币价格上升时,Uniswap 上的以太币/DAI 市场的流动性就会以 [1]x[2] 的倍数增长。这些效果是翻倍的,不是累加的。当以太币的价格上升,Uniswap 上的以太币的流动性就会成倍增加。

货币是具有流动性的。

以太坊会为自己创造流动性,并赋予自己货币属性。

为什么说ETH终将成为“货币”?
  上图显示了以太币是如何发展成为货币的。

4. 编程出来的公平性

以太坊的批评者认为,以太坊的发行和分配制度并不公平。虽然有人深入分析并指出以太币的 ICO 在分配/公平性上达到了很理想的程度,但是批评者表示,ICO 本质上是一种不公平的新货币分配方式,预挖矿/ICO 本身就与货币的本质相悖。我认为,这种批判根本忽略了我们用来衡量 “以太币 ICO 公平与否” 的真实数据?

我个人很喜欢通过指标和数据来分析实然-应然问题(is-ought problem)。我发现以太币的基尼系数与比特币不相上下,对此我已经很满意了。

然而,DAI 是所有密码学货币中最具公平性的一种。

自现代金融系统兴起之时,这种将某种资产作为质押物,并在其背书下发行信贷的模式就已经成为了最基本的货币生成机制。其背后的原理很难在此简单说明,可以去看看 David Graeber 的《债:第一个 5000 年》。

David 在书中解释了 “债务” 和 “债权” 机构是如何成为互惠互利的狩猎者和采集者的。受益方会欠下施益方的债。在小型狩猎者-采集者部落中,那些受益多过施益的人会被视为包袱,或 “失信人”,其它人不会再帮助他们,因为他们知道对方还不起。

MakerDAO 是一个具有全球可扩展性的借贷系统。

持有以太币的人可以通过 MakerDAO 发行一个 “偿债承诺”,即 DAI 。因为 MakerDAO 要求质押率不得低于 150% ,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有人会 “失信”。

货币本质上就是债权债务关系。MakerDAO 已经创建出了一个完美货币系统:具有债权担保性的货币。觉得以太币缺乏公平性?好的,那就使用 DAI 吧。DAI 的价格还稳定。

下面开始反驳对方辩友

最后,我就直接针对 Checkmate 的观点见招拆招了。

我的总结是,以太坊项目面临两个问题,一方面是治理模式较为中心化,另一方面是货币政策不健全,有逐渐恶化的迹象。

只是一个混淆了实然和应然谬论。首先,以太坊治理模式的中心化程度真的有那么强吗?就某些规定来看,是的。所有关于 修改/更新 的共识都是通过中心化流程达成的。以太坊货币政策是以中心化的方式进行修改的,但也是有社会契约作为根据的。如果你认同 Hasu 的观点,即,所有密码学经济系统都是根据社会契约来执行的,那么以太坊的社会契约就是遵守最低必要发行量原则(minimum necessary issuance)。凡是针对以太币发行规则的修改都必符合这个社会契约。如若不然,恐怕以太坊的货币管理就要出大乱子了,不过目前还没有出现过不遵守最低必要发行量原则的情况。

EIP 1559 的最新实验似乎与除以太币持币者之外的其它用户的需求相悖。这就损害了系统的公平性,导致链上用户交易因为交易费溢价而越来越赶客。

我在上文已经做了说明。“……似乎与除以太币持币者之外的其它用户的需求相悖。” 这与比特币的早期持币者有什么不同?早期比特币持币者也因为比特币的稀缺性获得了很大的利益。当然了,由于比特币协议的性质,人们可能会感觉比特币的发行机制较为公平,但是如果通过数据和指标来评判的话,也可以认为以太币的分配机制是公平的。因此,我认为,这个论点不及我上文阐述的 “编程出来的货币性” 一节那么有理有据。

由于协议复杂性、图灵完备性、开发者后门和中心化预言机等问题,以太币的受攻击面相比比特币大了一个数量级。

如果你接受《以太坊的两面》和《以太币是股权》这两篇文章的观点,那么你也会认同以太坊一直在努力解决上述问题。如果这条评论中所述的担忧是有效的话,那么以太坊上的应用就会自然而然地从当前状态转换到更适合它们在这个环境中生存的状态。

项目愿景、方向和实验性功能一直在变,现在又想方设法靠近比特币的 “健全货币” 叙事。

并无证据可证明一个健全的货币政策就能够带来货币性。这是一个编造的说法,自 2015 年至今,比特币粉们一直在鼓吹这点。但是在我看来,这个说法已经到头了。真正有意义的是事实和数据,而非叙事和模因(meme)。前者是后者的克星。

以太坊过于依赖第(可能被关停的)三方应用来为以太币积累价值。但因为供给量没有上限、货币政策摇摆不定,又不得不依赖它们。

忽略 Web 3.0 的人请后果自负。DeFi 不是以太坊的附属品。 从概念上来说,DeFi 要大于以太坊。但是,目前尚未出现其他可供 DeFi 发展的平台。在真正的竞争对手出现,从以太坊手中分得一杯羹之前,以太坊会一直垄断 DeFi ,并将填补 DeFi 需求上的空白。当看到 Checkmate 那句 “(以太坊)过于依赖第三方应用” 之时,我的理解是 “以太坊可以通过编程来实现自己所需具备的货币属性,没有任何一个协议能够做到这点。”

所有以太币集中池(包括托管型 DeFi 应用)都有可能成为恶意 PoS 验证者,也可能会被黑客攻破,而成为恶意验证者。

金融必招致风险。如果我所选择的协议能提供应用的话,我很乐于承担这一风险。 以太坊好比是一条九头蛇。我们也看到了 EtherDelta 的下场了:中心化会成为致命弱点。然而,EtherDelta 被 Uniswap 所取代,后者在设计上完全避免了中心化风险。这是一个合理的担忧。事实表明了,所有以太坊应用都有可能被一个更好更能抵御攻击的新应用取代或吞并。

次生系统综合征的最终结果:渴望完全重建底层区块链。可是把一条链整合进另一条链是一个无底洞,需要好几年才能完成。

定义:次生系统综合征指的是由于期望过高且过于自信,成功的小而美系统会被多度设计的浮夸系统所取代。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链财经 » 为什么说ETH终将成为“货币”?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