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新闻资讯
数字货币投资分析

不懂金融的矿工,不是好矿工?

四川迎来“挖矿周”,矿业势力齐聚四川,巴比特记者奔赴前线,带来行业最一线的报道,做成《成都矿业观察手记》系列文章,为你描绘这场正在上演的、惊心动魄的矿业大变局。

这是系列文章第六篇。

不懂金融的矿工,不是好矿工?

5月30日,成都挖矿周的进度表还在继续,这是10块钱在成都活一周的第8天。

今天,TokenInsight 主办的超算产业峰会在成都开幕,TokenInsigt CEO Matt在开场致词中说,昨晚局太多,我看在场的朋友都还有点晕。其合伙人Mark说法更逗:“我非常感谢大家在体力如此透支的这几天,还过来参加这个会。我感觉,这个话筒也有点酒味。

在超算产业峰会,大家聊得比较多的一个话题是金融,挖矿金融化,这真的很火。金融改变着挖矿,也带来整个币圈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很奇怪,对于金融产品中最火的抵押借贷,矿工们意见极其不统一,有人说,这是好事,也有人说,这是毒药。

不懂金融的矿工,不是好矿工?

挖矿“金融化”,这或许是“挖矿专业化”的必然趋势

赵千捷2014年进入挖矿行业,一直从小矿工,挖着挖着就变成了资深老玩家。对于2019年以来矿业为什么会逐步金融化,他的分析一针见血:矿工有两个最大的问题,第一,怎样卖最少的币,付足够的电费。第二,如何让好不容易得来的币慢慢增值。

如何解决呢?金融产品自然是一把利刃。

比特蓝鲸陈雷告诉巴比特,矿业诞生出很多金融产品,这个趋势从2019年至今已表现得很明显。它也跟整个行业收入降低,风险升高的大背景一致,三月大跌和五月减半加剧了套保和借贷的刚性需求。

再加上挖矿回本周期不断延长,挖矿金融化有着很现实的产业背景,它可以让矿工在复杂的环境里对冲更多风险,锁定更多利润。

举个抵押借贷的例子,当币价跌至3000美金时,原则上,只要未来币价上涨的预期超过抵押借贷的手续费,矿工就应该抵押,而不是卖币。

矿工老徐的话非常直白:“大家都会用,可能不缺钱的矿工没必要。”

鱼池创始人神鱼就说,矿工需要运用合理、低成本的金融工具,降低各种各样的金融风险,对抗各种意外的风险,从而提高生存能力。

矿工确实有金融化需求,但要让矿工圈子去理解很多现代化的、复杂的金融工具,其实又是很难的。

贝宝金融创始人王立告诉我,2018年年底贝宝推出质押借贷,彼时币价3千美元,很多矿工不理解,很多矿工无法接受。一直到2019年,类似业务的机构开始疯狂生长。

但即便如此,大家还是发现,可能由于矿工这个群体的背景原因,接受金融产品来帮助挖矿更加精细化,这个事情的教育成本很高。

不懂金融的矿工,不是好矿工?

29日成都一些矿业品牌活动

312大爆跌,这让很多人对“杠杆”敬而远之

金融化可能是趋势,但很多矿工对加杠杆的态度比较谨慎。

比如莱比特矿池江卓尔,他认为场内杠杆是万恶之源,非常危险。

“312,币价从9000美元跌到3800美元,几乎所有用杠杆的人,哪怕你杠杆再低,都可以爆掉。”江卓尔说。

事实上,此前许多矿工会选择65%的质押率抵押借贷,然后押注减半行情,这意味着,在币价下跌35%之后就需要追加保证金,但是那次暴跌,许多矿工根本来不及追加保证金。于是,不少矿工被迫在最低位置平掉了借贷仓位。

在312之前,抵押借贷锁定的比特币有多少呢?数据显示是将近30万个。很多人都在赌,币价会暴涨。

币信刘飞记得,312太多人爆仓血本无归,这里还包括2013年开始囤币的老人。312之后价格回来了,有矿工就问,那平台还能把币还给他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价格没变,币没了,对于矿工而言,这很遗憾的事情。

我们把每次操作看成一个函数,最终你的财富是一个函数乘以一个函数,任何一个函数的期望值为零,投资组合的结果就是零。矿工原来没有用过杠杆,他们不知道杠杆多么恐怖。矿工哪怕是从亲戚朋友处借钱,尽量也不要用场内杠杆,杠杆有两个风险,一是扎针,另外是短期流动性短缺。”刘飞说。

疆域矿场姚斌彬也说,他自己懂金融玩法,但他不想用。他感觉身边10个人中只有2-3人在用一些金融产品。

“我们不像美股有熔断保护机制。”他认为,矿工折腾还不如不折腾,守住币,哪怕抓住一次机会就可以改变一生。

在很多矿工看来,经历过越多,他们就越小心。

不懂金融的矿工,不是好矿工?

不懂金融的矿工,不是好矿工?

虽然杠杆被很多人吐槽,但从TokenInsight的算力峰会,以及成都其它峰会上矿工关注的议题看,挖矿金融化的步伐是越来越快。尤其是随着更多资本入局,他们对金融产品的认知和需求就更强烈一些。

所以我们看到,不仅仅是贝宝,包括像币印和鱼池都在做钱包,然后用金融产品去服务矿工,像币安和火币这些交易所矿池,金融产品同样是他们的特色。

巴比特独家采访了王立,所以他讲了很多关于做金融产品的一些思考。

王立对所谓的杠杆是万恶之源并不认同,他觉得杠杆是中性的,它只是个工具,用好了当然是好的,可以增加收益,用不好的话才会爆仓。

为什么还是有矿工不喜欢使用金融产品呢?他分析,可能存在路径依赖,这使得很多老矿工对金融,对风险收益的认知没那么深刻。

这很可怕,原来一些做法让他们赚到钱,可能并不是做法对了,而是在合适的时间踏入这个上涨的行业。当下次行情没有帮他时,他就会被洗掉。” 王立说。

事实上,不管什么原因,这次成都挖矿周,确实很多人感慨,矿业的大波动把一些人清走了。

关于金融产品,王立还说了很多。

比如,王立认为这个行业很多人是有信仰的,但作为一个金融机构,首先要确保自己没有信仰,带着信仰去做一个金融生意难免做一些方向选择,一旦自己去参与赌方向,风险就会无限提升,然后传导给客户。

比如,关于金融机构的信用问题,王立也分析得很有意思。他说金融机构(银行)其实是信用中介,不管做什么业务,最有价值的就是你的信用意味着有多少人愿意存钱给你,每个信任都是有额度的。信用的价值体现在同样是贷款,不同机构的利息可以是不一样的。还有,金融机构可以用很少的资金去做贷款业务。

这就引出一个很有趣的话题,DeFi,它通过代码,通过智能合约的形式把信用中介去掉了,那它就不是一个信用中介了,变成了一个纯工具。王立认为,这本身是行不通的。“你没有搞信用,你没有把信用的价值给体现出来。” 他说。

王立对金融机构的思考非常有趣,后续或许会有单独的文章。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链财经 » 不懂金融的矿工,不是好矿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