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新闻资讯
数字货币投资分析

加密交易所“侵权新招”?当KYC成了一种控制用户资金的工具

加密交易所“侵权新招”?当KYC成了一种控制用户资金的工具.....

被滥用的账户控制权

在一个健康市场当中,企业和用户的关系应当是平等的。企业为用户创造价值,用户为企业提供的服务付费。

而在数字货币投资市场上,由于行业早期发展特点和司法适用漏洞导致监管维权困难,使得加密交易所和投资者的关系,因为规则约束缺位,往往容易被扭曲。

根据区块链技术的特性,交易所对投资者的资金、账户、操作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监管的滞后放大了交易所滥用这种权力的倾向——交易所可以利用各种手段毫无风险的侵占用户资产,这种情况在2017年到2019年数字货币投资市场火爆的时候尤为多见。

这一点还体现在交易所对用户账户的完全控制权上。OKEx是业内一家较为知名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据加密资产数据监测平台CMC和AICoin显示,OKEx交易所仅24小时的平台交易量就在30亿美元至57亿美元之间,尤其在数字货币衍生品投资上拥有大量的投资人用户和机构投资者市场占有率。

在部分投资人提供给链得得App的材料中,OKEx交易所在服务条款中明确表示,“我们有权随时因任何原因终止任何帐户”。

在其他几家交易所的用户协议中,几乎也都包含了类似的表述。如孟德斯鸠所言,“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交易所也不例外。

一位名叫张卫的投资者告诉链得得,今年4月29日下午,他在将OKEx交易所账户中的7000 USDT转出到自己在某第三方支付平台的钱包中时,被交易所冻结账户,资金无法卖出、划转。

OKEx交易所给出的理由是:他试图将自己账户内的USDT转入其他交易平台,涉嫌将危险资金引到平台OTC交易市场,触发了KYC。交易所的判断依据是找不到其他交易平台首页的注册按钮。

加密交易所“侵权新招”?当KYC成了一种控制用户资金的工具.....

注:链得得App5月12日打开该平台首页时可以自由注册。

张卫尝试解冻自己账户的过程十分艰难。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尝试和OKEx交易所的客服人员沟通了数十次。

客服向他索要了自己的身份证、银行交易流水、收入来源、提币用途、其他交易平台的交易记录等信息。

张卫告诉链得得App,在配合客服提交资料之后,自己的资金依然被困在OKEx的账户中无法取出,客服拒绝为他解锁账户,也给不出解决方案,只会不断重复 “请耐心等待”。

“了解你的客户”是否成了一种用户资金控制工具?

与张卫有类似遭遇的远不止一两个人。如今,他所在的维权群里已经有185位成员。

像过去两年因数字货币投资权益被侵害,却举报无果,投诉无门的投资人一样,张卫告诉链得得App,他们已经做好去北京OKEx总部拉横幅维权的准备。

吴星是他在维权团体中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与张卫的遭遇类似,吴星也在正常的交易过程中触发了KYC,被无限期冻结了账户。

吴星于今年4月才第一次接触数字货币投资,朋友推荐她在OKEx进行交易,“大交易所安全,不会被割韭菜”,但她怎么也没法理解自己的4000 USDT为什么会在提现的时候被冻结。

她在维权群里抱怨,交易所的客服“像审犯人一样”询问自己的钱从哪里来,又要转给谁,和转账对象是什么关系:“要不是他们拿着我的钱,谁会愿意被这么对待啊?“

KYC(Know your customer )即“了解你的客户”,收集客户资料是是KYC流程中的一部分,目的是了解客户及其交易目的和交易性质、了解客户资金的来源和性质、了解实际控制客户的自然人和交易的实际受益人。

在传统金融交易市场中,平台对用户进行KYC本身是合理的。

2013年,《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明确要求,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等服务的互联网站应切实履行反洗钱义务,对用户身份进行识别,要求用户使用实名注册,登记姓名、身份证号码等信息。

各金融机构、支付机构以及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等服务的互联网站如发现与比特币及其他虚拟商品相关的可疑交易,应当立即向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报告,并配合中国人民银行的反洗钱调查活动;

对于发现使用比特币进行诈骗、赌博、洗钱等犯罪活动线索的,应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

全世界各国监管机构几乎都对虚拟货币交易所提出了类似的反洗钱要求。

链法团队郭亚涛律师告诉链得得App,交易所要求用户提供KYC所需要的资料,实质上是为了符合监管的要求,但是这个过程当中,也应当注意采集信息除了要符合程序要求,也应当符合必要性原则。

虽然OKEx收集了大量用户资料以完成其KYC的义务,但实际上效果并不理想:搜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并没有交易所发现违法线索并报案的案例,将交易所作为洗钱渠道的案例却屡见不鲜:2016年黑龙江高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乐酷达公司未履行客户身份识别、可疑交易报告等法定反洗钱义务,为犯罪行为提供了便利条件,其漠视的态度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配合犯罪分子转移赃款的效果,造成了受害人款项被挥霍,无法追回,最终判决其赔偿受害人62万余元。

在有案卷可查的案例当中,通过OKEx洗钱的犯罪包括诈骗、抢劫、传播淫秽色情信息、隐瞒违法所得等,犯罪分子几乎都可以通过交易所轻松将违法所得兑换为数字货币并顺利提现,普通用户却被卡在了KYC这一关。

“只有进了派出所OKEx才会有人和你联系”

在OKEx的法币交易规则当中对其KYC的行为是这样表述的:“当用户被平台风控核实出有涉嫌诈骗(或试图诈骗未遂)、提币至各类高危平台(包括但不限于:承兑商平台、网络博彩平台、不开放注册的高风险平台、涉嫌洗钱诈骗平台或其他低风控能力平台)或其他高风险资产转移行为”时,用户的账户会被冻结甚至禁用。

同时,用户协议中也强调,“OKEx有权随时因任何原因终止任何帐户”。

换句话说,即使张卫和吴星提供了所有要求的资料,交易所也有权无限期冻结他们的账户,判处他们的资产“无期徒刑”。

郭亚涛律师认为,这样的条款显然是违反公平合理原则的。

几大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用户协议中,协议双方权利义务不对等、经济利益不平衡的情况非常普遍,有显失公平之嫌,但是这种观点也是在中国法律语境下。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所有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都未在中国内地进行注册,其用户协议里都有约定,适用的法律并非中国法律,适用争议解决的管辖地也不在中国。

以OKEx和OKCoin为例,虽然在公众认知中,两者均为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但实际上,OKEx与OKCoin、乐酷达公司没有任何法律关联,是一家塞舌尔和马耳他公司运营的。

2019年3月,家住成都市武侯区的仰先生,因OKEx网站在其未收到买方价款时将其持有的比特币转移给他人,而起诉了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最终因无法证明被告乐酷达公司为OKEx平台实际运营方而败诉。

一直以来,围绕在OKEx交易所身上的恶性维权事件和争议由来已久,核心原因除了维权起因高发多样之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在于司法管辖和国内法律适用不清致使用户投诉无门。

海外主体多样、在中国的本地业务“脱敏”,OKEx大量活跃的用户与员工却都身处中国境内。

OKEx的数字货币交易业务在中国属地不清,权责不明,在国内外的主体和业务设置体系极为庞大繁琐。

这意味着,对于中国的用户而言,当与交易所发生纠纷,想要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现实上存在很大的障碍。

据张卫和吴星说,由于长期的维权无果、投诉无门,他们已经放弃了去北京乐酷达公司维权的想法,转而考虑用更激进的方式迫使OKEx解冻自己的账户。

他们甚至找到了OKEx一名在国内主要工作人员的行踪,然后准备“上去挠她两下,就冲脸挠,让我们都一起进派出所”,吴星这样在维权群里描述她的计划。

“因为只有进了派出所OKEx才会有人和你联系,才有可能让他们解冻账户,还要赔偿误工费和精神损失。”

(为保护受访人,文中提及的投资人张卫、吴星均为化名)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链财经 » 加密交易所“侵权新招”?当KYC成了一种控制用户资金的工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