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新闻资讯
数字货币投资分析

区块链界的实干梦想

猎鹰9号一飞冲天, SpaceX开启商业载人航天新时代。勤勉实干落地疯狂梦想,马斯克的勇气与冒险为全人类赢得幸运。在区块链领域,他的存在让这样的实干梦想家又多了一位。

当一件事足够重要时,无论希望多渺茫,你也要不遗余力地做下去。——马斯克​

这个时代从来不缺商人,更不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缺少的是极具理想主义与使命感的实干梦想家,比如马斯克,这个接连创立PayPal、SpaceX、特斯拉、太阳城,并抛出火星移民、超级高铁、太阳能发电、“脑机”结合等伟大命题的人,就像是科技版的普罗米修斯、现实版的硅谷钢铁侠。

商人们大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更看重眼前的利益,而实干梦想家极度信仰技术改变世界,技术驱动社会变革,常常像个马不停蹄的旅人,偏执且略显疯狂地为梦想冒险并付出一切。

区块链界的实干梦想家

在区块链领域,王东临的存在让这样的实干梦想家又多了一位。在多个领域接连创业,制定了UOML国际标准,发明了电子印章、TruPrivacy加密去重、“去TCP/IP”的分布式共享存储、WAN存储、无感使用的分布式密钥管理等黑科技,虽身处不同领域,但他们身上却闪耀着相似的光芒。

01 少年天才

王东临从小就思想独立,很有主见,且拥有坚定的意志,这得益于他独特的生长环境。王东临在1969年出生于贵州的一个书香门第,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惊人的天赋,他6岁时直接上了二年级,3年便读完了小学课程。而且,因为父母都是教师,家里长期订阅了《科学画报》等多种报刊杂志,彼时同龄的孩子还在嬉戏打闹,他却能静下心来接受科学的启蒙。

高中时代,他更是表现出超乎常人的通才属性。他先后参加了9次全国、省、市级的数学、物理、化学竞赛和象棋比赛,每次都获奖,包括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在第一次参加象棋比赛时,开局不利连输两场,他没有丧气,也没有因此乱了阵脚,而是沉着应战连胜七局,获得了小组出线权。事后一看,少赢一局都无法出线。当时正值中国女排在世锦赛上开局不利,之后连赢7场拿下冠军,基本上就是王东临赢一场女排赢一场,王东临再赢一场女排再赢一场,最后共同获胜。

课内学习并没有耗费王东临太多的精力,常年保持前三似乎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除了大量参加课外学科竞赛外也博览群书,其中父亲书架上的《电子模拟计算机》和《电子数字计算机》两本小册子为他打开了计算机世界的门扉。 后来,他从亲戚那里得到一张贵阳图书馆的借书证,生平第一次到图书馆借了第一本书——《计算机原理》,从而开始系统性地学习计算机。由于没有上机条件,他开启了边看书边在脑海中模拟运行计算机程序的疯狂模式。学会一门计算机语言只需要1-2天时间,不需要上机实习只看教材即可,上大学前已经自学完了Fortran、Pascal、BASIC、LISP、COBOL,从此计算机成为他生命中再也无法分割的一部分。

高三毕业后,年仅15岁的王东临由于是应届生,拒绝了保送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递过来的橄榄枝,错过了与华为太子李一男同班的机会,选择了南开大学的保送,就读于计算机系。

刚上大学,他就在教师办公室墙外看到了教改规则,只要充分理由就可以申请免修。一般人需要有人宣讲才能了解掌握规则,而且也不好意思给任课老师说“老师,我不想上你的课”,他却不同,作为看书就能学计算机语言的人,看规则就能理解掌握, 也压根不会想规则以外的人情世故,就直接给计算机课任课老师提出了免修申请,老师当时也不了解这个新规则,回去了解后还真的同意了,也没给他穿小鞋。这个老师后来当了系主任,对他一直都很赏识。就这样,他大学阶段全部计算机课程都是免修的,大三开始所有允许免修的课程也全都免修了。

大学期间,全系所有同学都曾找他帮忙修改过程序(程序跑不通时修改bug),名声甚至传到校外。有一次为了帮一位外校同学修改程序,这个程序所用的计算机语言他没学过,他就顺手学了这门语言,连学带改几乎是“立等可取”。不管是对同学的热忱抑或对计算机的痴迷,王东临身上似乎有着用不完的旺盛精力,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后来他会数度跨界,每周工作超100个小时。

超乎常人的计算机能力还与王东临的另一个经历有关,中学时他曾读过《第三次数学危机》,并对数学基础产生了浓厚兴趣,后来读到罗素的《数理哲学导论》。罗素是19~20世纪非常著名的一位逻辑学家、数学家、哲学家,是数学基础中逻辑主义的代表人物,还顺手拿了诺贝尔文学奖。第一次看到罗素的这本著作时他非常震撼,原来1是什么、加法是什么都是可以继续往下研究的,这引起了他对世界、对人生终极问题追本溯源的好奇心。再后来过了几年,他对数学基础有了认真研究,读了罗素鸿篇巨作《数学原理》原著的前100多页,完整系统地用逻辑把 “1”和“加法”定义出来了。

“有了‘1’和‘加法’,就可以构建自然数、有理数和初等数学,乃至高等数学就都不难了。”相对于罗素“一切都是逻辑”,王东临的学术观点更接近于希尔伯特的形式公理理论。希尔伯特被誉为世界上最后一位数学通才,是现代公理体系的构建者,也是数学基础中形式主义的代表人物。他的公理体系可以上溯到《几何原本》的作者欧几里得,欧几里得天才地用五条公理就构建了整个几何学大厦。在受到罗素、希尔伯特、维特根斯坦、哥德尔、波普、蒯因、拉卡托斯等人的熏陶后,王东临具备了强大的研究能力,甚至创立了自己的关于科学体系的理论。

用通俗的语言说,对已知事物去追本溯源最终得到公理,公理加上逻辑就可以推导出一个科学体系的所有定理。这其实就是马斯克著名的“第一性原理”,只是更加专业也更有深度。

通常人们容易路径依赖,很难看到超出习惯和套路的地方,而这恰恰是王东临和马斯克产生创新成果之处。通过公理(第一性原理)加上强大的逻辑(理性思维),王东临和马斯克可以将思维的视角全方位覆盖整个体系,包括超出了常人的习惯和套路的盲点,这些被常人忽略的盲点往往就成为他们创新所在。

例如,常人将一级火箭用完后抛弃视为理所当然,马斯克就从可回收一级火箭(占总成本70%)这个盲点中取得了创新突破;同样,常人将云计算服务器使用TCP/IP连接视为理所当然,王东临就从“去TCP/IP的分布式系统”这个盲点中取得了创新突破。同样,王东临在遇到加密去重的问题时,也是突破了“零知识加密后的数据不能被外人所知”的惯性思维,用公理和逻辑找到了“零知识加密后的数据可以让具有相同数据的外人看到”的盲点,从而一举解决了这个困扰密码学行业十多年的世界级难题,构成了区块链存储的关键性技术突破。

比王东临晚两年出生于南非的马斯克,也是一个少年天才。他自幼喜欢读书,常常一天花10多个小时去读科幻小说,八九岁时就啃完了《大英百科全书》。他的父亲是一名电气及机械工程师,在父亲的启发下,他从小对科学技术非常痴迷,10岁时买了第一台计算机开始自学编程,12岁时因开发了一款名为Blaster的太空小游戏而被登上当地报纸,后以500美金将其卖掉,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马斯克在高中时代也有着与年龄极不相称的优异成绩,但他不会每个科目都争第一,这一观点似乎与王东临不谋而合。

马斯克表示,“我只考虑对于我需要掌握的科目应该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我宁愿玩计算机游戏、写代码和读书,也不愿意去获得那些没意义的A。”年少时的种种经历让马斯克就对事物的认知非常严肃深刻。妹妹托斯卡评价他“诚实得近乎残忍……但他其实并没有恶意,也不想让人难过。”

他们的大脑都极度理性,似乎天生就是适用于解决问题而不适用于处理人际关系。王东临曾表示,“我的计算机语言水平很高,但是汉语表达水平,尤其是人情世故这方面却有点糟”。他喜欢按规则办事,不喜欢兜圈绕弯,对待下属员工要求严苛,因此有时候就会表现得不近人情,他认为凡是有了既定规划的事情,执行端必须执行下去,没有任何理由,不达目标他就不断地Push别人,不会照顾他人的面子,习惯了理性思维的王东临常常无法很好地平衡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冲突。

马斯克的极度理性特质也是直到现在都没改变。曾有员工表示,“每次跟他见面感觉都可能被解雇”,还有一位高管曾说,“他有时候会咄咄逼人,但其实他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可怕”,但特斯拉前首席财务官赖安·波普曾表示,“虽然他有些咄咄逼人,但他会耐心听取有理有据、分析性很强的观点,只要你的理由足够好,他会改变想法。”

02 创业与创新

在当下“大众创新 万众创业”的年代,做出创业的决定并不是多么罕见的事。但倒退20多年,那又是另一番景象。

时间回到1994年,彼时的互联网已经诞生了20多年,但依然是技术极客的专属,只能用语言和命令完成通信,甚至不能叫上网,普通人根本没办法使用互联网。直到1994年10月,成立了仅仅半年时间的Netscape(网景公司)发布了世界上第一款民用浏览器——Netscape Navigator 1.0,大大降低了上网门槛,可以让所有人动动手指就能轻松使用互联网,瞬间打开了互联网时代的大门。

1995年8月9日,成立仅16个月的网景公司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上市的互联网公司,时间和行业都创下了世界纪录。据Mosaic 报道,IPO当天,网景的股票从开盘价的28美元一度飙升至74.75美元,当天收盘于58.25美元,网景公司 24 岁的创始人Marc Andreessen(马克·安德森)也在一夜之间成为了亿万富翁。

彼时的王东临在中关村辞职做起了自由职业者和产业分析师,并在IT界闯荡出了名气,他时刻关注前沿的科技动向,每年在《计算机世界》等主流媒体写的分析文章有5~6万字。与此同时,还做起了“技术雇佣军”,帮别人解决普通工程师也解决不了的难题,身价达到了惊人的一个月一万元人民币,当时北京的月薪才300多块,换算到现在,相当于是月薪二三十万。周末没事了,他会叫上几个朋友讨论讨论逻辑和哲学、打打桥牌、打打网球,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网景的爆发打破了这种宁静,王东临发现,大洋彼岸的程序员正在用技术改变这个世界!

1996年,王东临决定跳出了舒适圈,“自愿带上创业的枷锁”,创办了书生公司。公司名字寓意要做知识经济代表,这是因为书生代表知识,公司代表经济。

而当年的马斯克,也曾与网景有着一段渊源。正在攻读斯坦福硕士的马斯克看到互联网的热潮,非常期望投身互联网行业,于是申请到网景公司工作,但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于是他就在网景的大厅里闲逛希望找个人搭上话,“我太害羞了,不敢和任何人说话,这很尴尬,我只是站在那里试着看看,有没有我能和他们搭上话的人,但我开不了口,我太害怕了,不敢和任何人说话,然后我就离开了。”

遭遇求职滑铁卢的马斯克并未因此灰心。同样的1996年,他也选择了创业之路。

王东临不仅是一个梦想家,更是一位精力旺盛的实干家。他既是战略规划设计师,又是技术创新发明人,还是管理者。同事评价他“绝对是个工作狂”,每周工作100个小时,长年工作到后半夜,正常睡眠5个小时,忙起来通宵熬夜。

从闯荡中关村开始,20多年来,王东临数度跨界,经历了软件、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等时代,在技术领域取得了许多世界性的创新和突破。

1996年,王东临发明了电子印章技术,在全世界都是首创。很快,各中央部委、省级政府、央企、银行,纷纷使用电子印章技术并成为王东临的客户。我国从此告别“八百里文书”式的纸质文件时代,正式迎来可防伪、可保证安全、可网络传输的电子公文时代。王东临亦因此一炮打响,奠定了国内技术领域的稳固地位。有意思的是,这个BP机时代的技术直到2020年的今天还依然被视为高科技,一些高科技公司用这个概念还能在资本市场上融到数亿的资金。

2008年10月,在自主的电子文档技术的基础上,王东临制定的UOML电子文档读写接口标准获得了来自谷歌、惠普、SUN(全球开放标准的旗手)、EMC(最大存储和文档管理公司)、Nokia(当时最大的手机公司)、Redhat、学术殿堂伯克利大学、波音、施耐德电气(世界500强)、美国国防部(全球最大用户)等的51张赞成票,被正式颁布为国际工业标准,这也是全球第一个由中国人制定的国际软件标准。

硅谷创业时,王东临发现,云和移动在IT界已经是大势所趋,软件不再是过去单纯意义的软件行业。王东临面临一个痛苦的选择。他决定调整路线,进行云端布局。开始做云存储后,他从IT本质出发,大胆判定“要先做减法,减少红绿灯;再选几个堵车路口,修立交桥,例如把性能低下的、但业界还热衷在用的TCP/IP协议砍掉,用SAS、PCIe等为代表的更高性能的通道代替。”TCP/IP协议是30多年前针对慢速不可靠网络设计的,已不适应现代高性能设备,例如三次握手、四次关闭设计使得传输性能只有毫秒级,十分低下,已经成为目前系统性能的最大瓶颈。“为什么不去掉呢?”王东临砍掉了TCP/IP,开发了去TCP/IP分布式共享存储系统。

如果把基于TCP/IP协议的系统比作蜿蜒曲折的乡间小道,那去TCP/IP分布式共享存储系统则是笔直宽阔的高速公路。它采用专为高速数据传输而设计的总线协议来连接分布式系统,打破了TCP/IP的性能瓶颈,让带宽更高,延时更低,传输性能达到微秒级,且在功耗、成本等方面也都具备很多优势。

技术创新永不止步。在数据存储领域和密码学领域,一直存在“加密”和“去重”不可兼得的问题,传统做法是去重后加密,这样就会出现数据安全问题,“为什么要做这样妥协呢?为什么不能在加密的前提下去重呢?”

于是,王东临创造性地研发出TruPrivacy加密后去重技术,实现了鱼和熊掌兼得。这一技术可以做到数据全生命周期的全程加密,不会一段密文一段明文,数据流的每个环节都不怕被攻击;还可做到无缝加密,不会在两个环节接缝处先解密再加密导致出现安全缝隙;数据主密钥掌握在用户手中,因此,即使后台管理员、系统开发商等所有人都拿到了源代码并派出黑客军团也无法破解数据,保证了用户数据的安全。同时,该技术将数据存储成本降低了5-10倍。

WAN存储是王东临进军区块链领域后的又一开创性技术。WAN存储,即广域网存储,是区块链行业中的分布式存储。此前在传统存储行业中也有一个分布式存储,但它本质上是中心化存储的一种,是同一个机房内多个存储服务器组成存储系统,一旦机房内的服务器损坏,将会导致严重的存储事故。而WAN存储则是跨地域的存储节点组成的存储系统,它将数据编码成N + M个1 / N大小的碎片,分别存储在不同节点上,任意M个节点故障都不会丢数据;同时各节点间不停交叉监控,任意节点故障后立即另选其它节点重建数据。因此,王东临研发出的WAN存储具有极强的容灾、抗DDOS属性,即使出现热核战争也不会让数据丢失。反观现有的所有中心化存储,如AWS、微软、阿里、腾讯等,他们的存储服务器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故障,甚至出现大量数据泄露的问题,严重影响了用户的数据安全与隐私安全。

WAN存储与TruPrivacy加密后去重技术被王东临成功运用到了YottaChain存储公链上。值得注意的是,IPFS/Fliecoin作为另一条业内知名的存储公链,在开发运营上花费了数亿美金,只部分解决了公开数据的静态存储问题,尚有数据丢失等风险,而YottaChain仅花费了几千万人民币,就解决了静态+动态永久存储的问题,而且在压缩存储成本方面也做到了极致。

在“不断发明高科技,然后降低技术商用成本”这一理念上,王东临与马斯克不谋而合,美国东部时间5月30日3点22分,马斯克的猎鹰9号火箭成功发射,不仅将龙飞船成功送到了太空,还完成了火箭回收,这一大创举连NASA都不曾做到。有意思的是,在载人火箭发射成本方面,俄罗斯的联盟号是每个座位8000万美元,波音是9000万美元,NASA更是高达14亿美元,而马斯克则将其降低到了惊人的每个座位5500万美元,但他并不满足,未来还会继续缩减这一数字,“让人人都能买得起太空船票”是他的未来愿景。

王东临另一个在区块链领域的重大技术创新是无感使用的分布式密钥管理系统。见证过互联网时代崛起的王东临,在区块链时代再次看到了与当年相同的问题——门槛太高。互联网技术诞生的前25年时间都还只是技术人员的专属,必须使用命令才能完成一些简单的通信,直到网景浏览器的诞生才大大降低互联网使用门槛,让人们动动手指就能上网,一举打开了互联网时代的大门。现在区块链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尤其是密钥系统,复杂的助记词在使用和保存上都极不符合用户习惯,几乎80%-90%的用户都会因此望而却步。

王东临再次从事物的本质出发去解决问题,成功开发出了无须助记词的分布式密钥管理系统,注册、登陆、使用等就像使用互联网的APP一样。所有的密钥都在手机端实时生成,并采用ECC25519加密,即使黑客程序扫描手机存储也无法偷走数据;在服务器端则用零知识加密保存,即使后台管理员与黑客们联手也破解不了。该密钥管理系统在保证用户密钥安全与数据安全的前提下,大大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就像是网景浏览器之于互联网,意义重大。

在马斯克之前,几乎没有一家车企愿意生产纯电动汽车,也鲜有投资人青睐,但他认准了纯电动汽车的未来,从最根本的电池问题入手,大大提高电池性能与寿命并降低电池制造成本,最终特斯拉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成为唯一一家在美国上市的纯电动汽车独立制造商。特斯拉打开了纯电动汽车时代的大门,在性能和成本上丝毫不逊于燃油类汽车,而且更清洁环保,因此特斯拉深受大众喜爱,并俘获了众多爱好者。此外,马斯克还曾将一台特斯拉超跑发射到了太空,将浪漫的理想主义发挥到了极致。

03 多舛前行路

从全国所有中央部委、省级政府、央企、银行都在使用的电子印章,到第一个由中国人制定的UOML国际软件标准,再到性能达到微秒级的“去TCP/IP”分布式共享存储系统,再到加密界与存储界一直解决不了“加密”与“去重”兼顾的TruPrivacy加密后去重技术,再到核弹都无法摧毁的WAN存储,再到大大降低用户使用门槛,打开区块链商业化大门的分布式密钥管理系统。从书生电子到书生云,再到区块链存储公链YottaChain及其生态中的一员Ystar。20多年来,王东临数度跨界,带来了一个又一个重大技术突破,拥有200多项美国、欧洲、日本、中国专利,他曾被评为中国十大青年科学家、首届中国杰出工程师、中国软件十大杰出青年。他用惊人的创造力和持久力不断践行着“技术改变世界”的极致理想。

但创新之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王东临一直在难熬的坎坷中坚定前行。

在以电子印章为核心的To B的电子政务领域,王东临的书生公司获得了可观的收入,后来,在2006年,他开始发力To C的电子书领域,他希望将出版的书籍电子化,为人们带来更方便、快捷的读书体验,引领人们进入电子阅读时代。

一开始进展很顺利,王东临用了一年时间转型,让书生电子走上正轨,用了15个月就把日活从1000人做到了100万人,仅次于盛大文学。在2003年-2006年,王东临为了电子书业务参与到了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立法工作中,当时他前后提了几十条立法意见,结果有一半都被采纳了,彼时整个法规总共才20多条。深度参与立法让王东临学到了社会治理的法律体系是什么样的机制,学到了不同利益方如何达成共识另一方面,这件事对他影响很大,但也是在这一过程中,他言辞激烈地批判了想关掉所有网站从而杜绝网络盗版的知识产权界知名专家,因此结下仇怨,不久便被其告上法庭。王东临顿时陷入了一场轰动一时的知识产权官司。

由于对方在知识产权界影响太大,法院法官竟忽略了新立的法律条文,这导致严格按照法律合规经营的数字图书馆业务多次被判定侵权,被迫关闭。后来又因为电子书垂直搜索引擎能搜到违规内容,遭遇政策管制,王东临感慨:“犹豫了一下,决定收手……否则我就成了上一个王欣了”,“电子书的创业很悲惨,To B和To C两个业务都天灾人祸了。两个都是成功的产品,成功的业务,失败的公司。”

由于长达十多年时间遭遇方正集团的不公平竞争,王东临决定转移重心,把精力放在书生云业务上,为此,他卖掉了书生电子,甚至为给公司贷款不惜押上了自己的房产,他要让“天下没有难建的云”。但是书生云业务的进展也并非一帆风顺。

当时王东临推出的产品是超融合一体机,“简单说,就是将原来分离的计算、存储、网络,三大件融合在一起,整机柜交付,开箱就能用,用户不需要管理维护内部模块,就像空调一样,只对触控面板操作就可以。关键是超融合一体机可以集成“去TCP/IP”、分布式共享存储等革命性的技术”,但这款产品的接受度并不如人意,用户传统的采购习惯还是喜欢基于TCP/IP网络买来一堆零部件,自己装配自己维护,以至于后来王东临不得不改变产品策略。

“这个产品太超前了,我以为超前了半步,其实可能超前了一步甚至两步”,有人说,超前半步是先驱,超前一步是先烈,王东临用超强的个人能力让超前两步的书生云一直活了下来,但尚处于“艰难的开拓阶段”,还需要些时间来让市场接受他。

同样的1996年,马斯克合伙创办了第一家公司,旨在帮助媒体公司上线的Zip2工具。该公司于1999年被美国电脑制造商康柏公司以3亿美元现金和3400万美元股票期权收购,马斯克从中获利2200万美金。自此之后,马斯克开启了疯狂的跨界创业模式。先后创办了电子支付X.com、国际贸易支付Paypal、电动汽车特斯拉和太空探索Space X。

马斯克的创业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X.com成立早期曾与竞争对手彼得·蒂尔的康菲尼迪(Confinity)打得不可开交,甚至互相黑客攻击,彼此不断消耗。当时X.com拥有足够的现金储备和更成熟的银行产品,而Confinity拥有最热门的产品Paypal,但因为每天需要花费10万美金去奖励新用户,烧钱烧得经营困顿。后来马斯克与彼得·蒂尔两人达成共识,将两家公司合并,新公司仍叫X.com,马斯克担任CEO,彼得·蒂尔担任财务副总裁。但两家员工们曾经厮杀的太过惨烈,互相看不顺眼,加之技术基础设施设计方面的分歧越来越严重,根本不能一起好好工作。

仅仅两个月,彼得·蒂尔宣布辞职,技术负责人列夫金也要出走,马斯克不得不一个人撑起支离破碎的公司。但随着用户的激增,网站面临的技术问题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周都会崩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马斯克面对危机的决策能力。不久,X.com的一些员工发动“政变”,请回了彼得·蒂尔,当时马斯克与妻子正在去往悉尼度蜜月的飞机上,飞机落地时,他CEO的位置已经被彼得·蒂尔取代了。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大发雷霆,更没有睚眦必报,而是接受了这一决定,担任起了公司顾问。

此后,公司更名为Paypal,马斯克则继续注资增持股份,成为其最大股东。后来Paypal被eBay收购,马斯克从中净赚约2.5亿美元。有评价认为马斯克是个伟大的推销员,但他不适合当CEO,但后续的事实表明,其实是因为马斯克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与高管们谨慎务实的想法没有得到很好的匹配,作为CEO的马斯克当时还不能很好的平衡这些事情。

无论是从创新还是收益角度来看,马斯克的这两次创业经历都是相当成功的。但他本可以高枕无忧,享受生活时,他又开始思考儿时关于火箭飞船和太空旅行的梦想,开始思考可持续能源问题,他认为这是比设计互联网服务更加伟大的使命。于是他在2002年创立了SpaceX,又在2003年与人合伙创办了特斯拉。对于SpaceX,他希望发明可重复回收的火箭,希望将来有一天可以实现星际旅行。但最初的几年里,火箭发射连续失败了三次,外界媒体恶评如潮,马斯克深知,如果第四次再失败,他就会破产,幸运的是,第四次他终于发射成功了。

对于特斯拉,他一开始就坚定地要做纯电动而不是任何混动的汽车,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让他成为硅谷臭名昭著的“大骗子”,因为没有多少人相信马斯克能打破大众、通用这些老牌汽车的垄断,更别提人类对石油能源的依赖,质疑者们都在等着看他笑话。2008年的经济危机让本就不赚钱还瑕疵不断的特斯拉举步维艰,汽车真相网站甚至开设专栏“特斯拉死亡倒计时”。马斯克开始变卖家产堵上特斯拉的“窟窿”,却害自己差点进入破产的边缘。所幸,马斯克熬了过来,变卖的家产加上奥巴马政府的扶持,让他度过了难关。

一路创业,一路坎坷可以说是王东临与马斯克共同的写照,甚至都曾被人称为骗子。但他们是实干梦想家,身上有着不停“折腾”的执念。

04 跨界与初心

20多年来,从软件、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再到区块链,王东临不断地跨界与创业,在赞誉和非议中坚定前行。目前他同时管理着书生集团、YottaChain、Ystar多家公司,每家公司都有着重大创新与突破,为多个不同领域解决了长期以来都无法解决的世界性难题,同时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他步履不停,始终执着地用实干践行梦想。

一路走来,王东临一直是公司的灵魂人物,其个人的创造力一直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一点与马斯克十分相似。如今,已是知天命年龄的王东临,每周依然工作超过100个小时。他做事的逻辑一直没变,他喜欢用“第一性原理”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透过现象看本质,抓住最底层的根本性问题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比如在做区块链存储时,他直指问题的根本所在,“普通人不会考虑是区块链存储还是什么存储,他只是要安全、可靠、便宜地存储自己的信息数据。”因此他就在安全、可靠、便宜上下功夫。20多年的密码学应用经验和10多年的存储经验给了他极大的帮助。于是他开发出了YottaChain区块链存储公链,其中最重要的技术就是TruPrivacy加密后去重技术。此外,YottaChain还具备极强的抗DDoS和容灾特性,将数据可靠性提升了一万倍;可以与中心化存储实现无缝衔接。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曾称赞道,“王东临和他的团队在区块链存储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和一般的中心化存储相比,在存储成本和可靠性方面有质的飞跃,在区块链领域处于国际先进水平。

在推出Ystar时,王东临认为,当下区块链的密钥系统就是阻碍区块链商业化的最大障碍,可能80%-90%的用户都因此而流失。为了给用户提供极致的用户体验,他开发了取消助记词的分布式秘钥管理系统,同时在数据加密和隐私保护上做到了极致,为用户带来了YottaChain的生态成员Ystar。Ystar就像是当年的网景浏览器,“未来,它将打开区块链商业化的大门。”

马斯克当年在制造特斯拉时,也是直击本质问题,层层拆解电动汽车的最大成本组件——电池。起初,他的研发团队参考市场上电池组件的市价评估其成本为600美元/千瓦时,马斯克通过“第一性原理”思考,将电池拆解为各种金属元素以及其他成分,再对电池组件的生产流程、产地、供应链等进行重构和不断地迭代优化,最终发现,从伦敦金属交易所购买锂电池组的原材料,组合在一起,只需要80美元/千瓦时,大大缩减了电池的成本,引领了纯电动汽车时代的到来。

在研发火箭时,马斯克最先思考的就是“组成火箭的材料有哪些”这一根本问题。他发现是航空用铝合金,还有钛、铜和碳素纤维。他继续思考,“这些材料的价格是多少?”答案是火箭制作材料所花费的金额只是火箭整体开发费用的2%。从此他便将“不断降低火箭的总成本”作为开发的根本问题。美国东部时间5月30日发射的猎鹰9号已将单人运载成本降到了5500万美元,大大低于NASA与波音这两大航天巨头,他凭一己之力打开了商用载人航天的大门。

在细节管理上,王东临与马斯克也如出一辙。王东临非常关注产品的细节,比如,在书生云融合一体机的设计上,他会关心是否允许用户自由打开产品机柜以及是否要贴上标签的问题,对于公司的产品文案他也会非常认真的阅读并提出修改建议。而马斯克更加火爆一些,他不能容忍员工给他的邮件里有错别字。起初他会指出来让他们修改后重发,后来干脆变成了看到错别字就读不下去。

王东临与马斯克年纪相仿,两人身上都有着独特的性格、永不知足的企图心以及在困难中茁壮成长的能力,都曾在公司危急时刻押上家产,力挽狂澜,他们都是极致的理想主义者与理性思维的融合,看待问题总能从事物本质着眼,他们都极度信仰技术改变世界,并偏执且疯狂的为之付诸实践。他们不看重眼前的小利,希望通过“技术创新+工程实现+低成本”实现理想愿景,为人类的未来服务。尽管在此过程中遭受了许多非议与质疑,但他们都在各自不同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与创新。

理想与现实并非水火不容,成功和失败乃是兵家常事。未来的路还有很长要走,未来的事还有很多要做,世界需要王东临和马斯克这样的人,时间终究会说明一切。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链财经 » 区块链界的实干梦想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