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新闻资讯
数字货币投资分析

我为什么放弃年入百万的区块链行业,选择摆地摊

2020年2月10日,北京依然特别严寒,室外最低零下3度,呼出的气像抽烟吞云吐雾一般,只是没有打卷儿。尽管新冠病毒也依然在华夏大地肆虐,但身处老家的我却一点也不担心,每天和家人朝夕相处,平均每两三天出去买趟菜,生活却有几分滋润。

尽管很多行业已经因为新冠病毒而停工停业,但我一点也不担心,为什么?清晰地记得2月13日,比特币在OKEx的报价突破了10500美元,手里拿的多单,从7500美元一路跟到现在,账户上的余额突破了7位数,遥想短短一个多月把一年的工资都赚回来,能不激动?

补一句什么是多单,多单的意思是指我在OKEx的合约平台上,认为比特币会在未来继续上涨,因此用10倍的杠杆来博取较高的收益,简单来说,就是把1块钱当10块钱用。

所以比特币从7500美元到10500美元,我的真实收益大概400%。

作为一个进入区块链行业1年多的我来说,这收益确实很让人吃惊,甚至有点骄傲。

我为什么放弃年入百万的区块链行业,选择摆地摊

黑天鹅还是灰天鹅

比特币突破10500美元后,便一直在9500-10000美元之间震荡徘徊,但是这点波动一直都没有让我惊慌,为什么?

5月的比特币减半要来了啊,作为每4年一次的减半,前两次都有着不错的“减半行情”,这次对其抱有的幻想自然充满各种乐观,所以哪怕跌到9300的时候,我都没有丝毫担心,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还会反弹反转的!

直到2月最后一天,比特币竟然回到了8500美元的低位,当时确实慌了下,因为收益都快腰斩了,可是看了很多行情分析师依然再说只是上涨前的洗盘,于是选择了继续坚守。

果不其然,触底8500后,又快速拉回了了9200。

这时候北京公司正好可以回去了,似乎解禁的曙光也在眼前,伴随着比特币的反弹,自然心情乐滋滋。

但很快,比特币在3月8号突然开启了暴跌模式,一天跌幅超过了8%,我依然很淡定的对同事说,没事,相信减半行情!

我为什么放弃年入百万的区块链行业,选择摆地摊

但3月12号,我依然清晰的记得,我刚开完部门会议,准备下楼买杯咖啡,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一直震,就像什么东西敲打着马达一样。

您的保证金不足90%,请注意控制风险——合约交易短信提醒。

随后比特币像吃了泻药一样,一路狂跌,最低到了5500美元,距离我爆仓还差1300美元。

我拿手机的手一直在抖,点界面总觉得特别卡顿,其实是自己已经有点控制不住情绪和身体。

错把加密货币当区块链

后来的故事,我想大部分人都在媒体上看到过了,随着新冠病毒的延续,全球股市暴跌,比特币也创下了近几年来最大单日跌幅,上了众多财经媒体头条。

我收到的一条交易短信是:您的BTC仓位已被强平。这恐怕是任何一个交易合约者最怕看到的信息,但确实也发生在了我身上。

爆仓后,我在家休息了一周,也没去公司,部门业务也被耽搁了,合伙人安慰我,但似乎并不能抚平什么,因为把过去2-3年赚得亏完了。

我为什么放弃年入百万的区块链行业,选择摆地摊

我仔细回忆了下这一年多自己的经历,好像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最开始玩合约时,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啥,总是轻松拿到了50%的收益,虽然朋友称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当时我更觉得是新手效应,运气好罢了。

但这种交易时间长了,却很容易把运气当实力,所以最后输得一塌糊涂。

最开始进入区块链行业是真的被“去中介化”、“自治”、“公开透明”所吸引,但真正进入这个行业后,反而被加密货币的波澜起伏所吸引,错误的把加密货币和比特币当成了区块链本身,这才是最大的错误。

“采菊东篱下”

2020年5月中旬,在爆仓1个多月后,因为公司业务发展受阻,我选择了回到自己的老家,打算休息一段时间。

三线城市的生活比起北京真的要慢太多,自行车道永远被小轿车占领,斑马线似乎只是摆设,菜市场人声总是鼎沸,楼下的小朋友总是玩到很晚,大概是还没开学吧。

回来后,母亲没有过问我怎么了,只是带着我去了趟乡下依然在种地的外公外婆,正值小麦在地里打滚,风吹起来在田里摇啊摇,就像行情的1分钟K线,来回跳动,那天下午我在山坡上坐了很久,遥望着远处在地里耕作的大叔大婶,此时太阳已经很炙热了。

我为什么放弃年入百万的区块链行业,选择摆地摊

回家路上路过一家卖烧饼的小摊,香味扑鼻,忍不住口舌,停下了脚步,卖饼的是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穿着一个蓝色的围裙,手上沾满了面粉。

“老板,你这一天能卖多少个啊?”

“最近不行,没了上学的小孩子,一天只能卖八九十个了,比以前少了近一半”,男子一边烙饼一边回我。

我心里一算,一个饼卖5块钱,按一天90个,算下来450块,除掉成本怎么也有两三百吧,要是一天150个,岂不是利润都有五六百了,一个月如果卖25天,好家伙,月入一万多了,在这个小城里,抵得上中产收入了。

时间到了6月,晚上看新闻时,一则新闻引起了我的好奇,“李总理称赞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人间的烟火,是中国的生机”。

几天后发现朋友圈到处都是“地摊经济”,虽然有的是嘲讽,有的是鼓励,但感觉心里被刺了一下。

我为什么不做点小生意先养活自己?

后记

我找一个广东朋友进了一批鞋回来,晚上会去附近的一个夜市售卖,每天人流络绎不绝,这个小城市的人似乎对夜市别有一番喜好,平均每天可以卖6/7双鞋,一双能赚80块左右。

我还给买鞋的客人建了个微信群,每天会发些关于新鞋的情况,有的客人甚至会直接在线付款,还有一些年轻人也很喜欢我倒卖的鞋,似乎我的眼光蛮合他们意。

我为什么放弃年入百万的区块链行业,选择摆地摊

有时候晚上回来,我还会打开OKEx交易软件,看看比特币价格,这是我目前唯一留下的一个比特币交易平台。

抽口烟,喝杯夜宵剩下的啤酒,心里想着:这大概就是生活吧。

如果说整个故事我还隐瞒了什么,大概是比特币在“3.12”暴跌后我在5000美元-7000美元之间买了些比特币,但是从此彻底放下了合约交易,从一个所谓的玩K线的人变成了真正的“屯币党”。

现在我的OKEx账户余额:2.85个BTC。

有一晚做梦,我梦见自己又回到了北京,站在东三环的大楼上,楼下依旧车来车往……

以上故事来源于生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链财经 » 我为什么放弃年入百万的区块链行业,选择摆地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